第715章 八强(上)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谁也不曾想到,选拔的过程之中,竟然会有人因此迈入筑基期,虽说筑基不代表一定能进入内门,可是在选拔对战之中成就筑基的,这种领悟与平时自然不同。

    虽然很多人都希望看到天才落难,但是此刻孟暨南迈入筑基期,众弟子还是要上前恭贺一番的。

    所有人中,只有仇魂没有上前道贺,在他看来,孟暨南筑基与否,根本不重要,哪怕入了内门,那也只是个筑基而已,孟暨南即便真的寻到了自己的道,想要结丹也是难上加难。

    刀狂见仇魂不动,犹豫了一下,也并未上前二人的行为不由被虎同方和钱吉都看在眼里,嘴上虽不会说些什么,可心里总归对此二人有些不满。

    钱吉叹了口气,原本他是颇为欣赏仇魂的,不为别的,只为仇魂曾在他的道场之上得以突破,可现在观其行径,未免让人失望。

    见众人也都恭喜完毕,虎同方这才宣布了比试结束,同时,也宣布了第二轮选拔的第一个八强人选。

    “炼气二重天弟子许半生,入胜者组,晋升八强!”

    这话一出,不少弟子回过味来,是呀,许半生竟然进了八强了,他们不由面面相觑,这意味着,许半生几乎必然获得五人名额之一。

    且不谈内门对许半生一贯以来的暧昧态度,光是他以区区炼气二重天得以进入八强之列,这五人之一的名额就必然有他一个。这已经和许半生究竟是否许半生无关了,任何一个弟子能做到这一点,恐怕都将会被内门重视起来,何况内门本就极为重视许半生。

    仇魂看似毫不在意,心里却也是极度不爽的。

    而其余的弟子,则有些失了神,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该上前向许半生道贺了。

    倒是孟暨南,虽败却反倒成为全场的核心,此刻虎同方宣布了结果,他知道,自己是该将主角的位置交还给许半生了。于是他再度向许半生一拱手,道:“恭喜许师弟名列八强,同时预祝许师弟下一场再接再厉,一举夺得本次选拔的优胜。许师弟能胜过我,乃是名至实归。选拔之后,师弟便要下山历练,师兄我也等不及想回乡探望老父老母了。容日后再见,待你我回到宗门之时,我再感谢师弟今日大赐。”

    这话说的很重了,一是再度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而是帮许半生堵上了不少人的嘴。

    连孟暨南都说许半生能胜出乃是实至名归,其他人,除了仇魂之外,谁又敢当面质疑?并且,由于孟暨南迈入筑基期的缘故,此刻就算是仇魂这个在实力榜上曾经排在孟暨南上边的人,恐怕也不方便去削弱许半生胜出的含金量。不服可以啊,先过了孟暨南那关。

    虎同方又宣布了让五号弟子上前抽签,众人这才将视线转移到光幕之上。

    泛东流和牛凳也颇多感慨,他们其实都做好了准备,若是许半生抽中了他们之中的任意一个,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让出这一场,好确保许半生进入八强。可没想到,许半生先是毫无争议的胜了第一场,而抽到孟暨南这一签之后,虽然孟暨南要挑战阴阳正反五玑阵的做法日后肯定会有让部分弟子对许半生多有鄙夷,可许半生毕竟是胜了,他们俩想帮许半生都帮不上,而且,许半生根本就没用到泛东流给他的随形门。

    当即也懒得去管那五号弟子抽到的是什么签,二人一起走到许半生的面前,一人拉起许半生的一只手,一同说道:“许师弟,恭喜了,这次历练行走的名额,已然落于囊中。”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却也未必,谁也不知道内门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话一说,泛东流和牛凳当即一愣,随即眉头也深深的纠结起来。

    原以为更改规则甚至都是为了让许半生可以顺利进入五人之列,可无论是哪一轮的抽签,似乎内门都并未真正的干预,难不成大家都猜错了,内门其实并不希望许半生下山?

    可是,若许半生这般的天才,不去经历一些东西,又如何能够迅速的成长?难道是内门畏首畏尾,觉得许半生毕竟只有炼气二重天,担心他的安危,又担心他的天才会在行走之际暴露,因此想要藏匿他一段时间?

    这也并非没有可能啊,否则,内门又怎么可能知道许半生必然能够通过这两轮的比试呢?

    不同寻常!

    两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究竟了。

    而此刻演武场中,五号弟子的第一轮对决,也已经产生了结果。双方实力略显悬殊,五号弟子兵不血刃的胜下了这一场。

    随即再度抽签,这一签也没有太多可以赘述之处,比起第一轮的抽签,五号弟子这次是给自己抽到了一个劲敌,虽然不是仇魂、泛东流这种绝对无法战胜的对手,可胜负也只在一念之间,就看谁的临场发挥更好了。

    两人一番激战,最终五号弟子功亏一篑败下阵来。

    随即是六号弟子抽签,他运气不太好,竟然抽到了和牛凳、刀狂实力相仿并列在实力榜第五的弟子,没有丝毫悬念的败下阵去。

    七号弟子已然被陈元亮打败,进入了败者组,是以接下来上前抽签的便是八号弟子。

    艰苦的一战,八号弟子最终惨胜,他面带喜色的抽取自己的第二个对手,可是,玉简刚刚翻转过来,看到上边赫然写着十八的字样,这名弟子的脸顿时色变,这运气,真的是祖上无德了,看到仇魂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这名弟子便已经心灰意冷,他知道,自己前一场的胜利已然如同流水,毫无用处。

    结果自然也不出任何人的意料,仇魂一个大火球术加上爆裂术,直接将八号弟子送出了洞天战场。而仇魂,却仿佛根本就没动过手一般。

    至此轮到九号签的弟子继续战斗,而二十四名弟子之中,进入八强的却仅有许半生一人而已。而确定进入败者组的,也已经产生了十一个人。

    同时,由于被抽到而胜过一场的弟子,则有五人,分别是十一号签的牛凳,十六号签的弟子,十八号签的仇魂,十九号签,以及二十三号签的泛东流。

    九号弟子也算是许半生的老熟人,那是和他从同一个组内突围的范征。

    范征运气还算不错,第一轮的对手抽到了紧挨着自己的十号,虽然激战半晌,可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拿下了这一场胜利。可第二次抽签,他却再度抽到已经胜过一场的十九号签的弟子。

    十九号签的弟子和牛凳刀狂并列在实力榜上第五,这对于范征而言,已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纵然拼尽全力,也难逃落败的命运,只能眼睁睁的目送着十九号签的弟子进入到胜者组。

    一般来说,选拔到了这个时刻,败者组里已经有了十四个人,而胜者组却只有两个人,十九号签的弟子肯定是会去跟许半生这个率先进入胜者组也即进入八强的师弟打个招呼的。可也不知为何,这个弟子似乎很瞧不上许半生,完全没有上前套个近乎的意思。

    许半生倒是冲他点头致意,可那人竟然置若罔顾,毫无回应,泛东流和牛凳看在眼里,却也无法说些什么。

    十九号弟子和许半生并无冲突,他跟仇魂也并非一路人,大抵上便是因为那种莫名的对于天才的仇视心理,才会表现如此。不得不说,这种短视,这种狭隘,就算他在太一派外门弟子之中的资质也算是不错,可将来的成就只怕有限。

    修仙之路,向来是两类人的天才,一是豁达潇洒,二是凡事都钻牛角尖。从目前的表现来看,泛东流和牛凳都属于前一种,而仇魂则属于后一类,偏执虽然也会成为修仙路上的阻碍,可也会在某些方面产生加成。

    十号签的弟子因为败给了九号签,早早进入败者组,接下来,便是十一号签的牛凳登场了。

    许半生含笑对牛凳说道:“等你来。”

    牛凳也是豪情万丈,大笑道:“必须的!”

    泛东流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暗暗的捏了捏拳头,在他看来,除非牛凳运气差到抽中仇魂这样的对手,否则胜下这一场应该不成问题。

    而结果也只能说是在预料之中,牛凳抽到的赫然是前边也已经胜下一场的十六号弟子,牛凳倒是无所谓,那十六号弟子却略显沮丧。

    两人站定在演武场外,十六号弟子犹豫了一下,道:“牛师兄,你我狭路相逢,实非得以,还望手下留情。”

    牛凳笑了笑道:“这可不敢留情,毕竟输了就进败者组了,下一轮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你尽管放开手脚吧,我二人痛快一战,谁胜谁负都不必放在心上。”

    这句话倒是也激起了十六号弟子的豪情,他受到牛凳的鼓舞,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能与牛师兄一战,本就是件痛快的事情。今日无论谁输谁赢,选拔结束之后我们都要好好喝上一场。”

    牛凳哈哈大笑,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二人先后进入演武场,然后将双手按在光柱之上,进入到洞天战场之中。

    结果是牛凳胜出,虽然并不轻松,可十六号弟子也觉得酣畅淋漓。不管如何,跟牛凳交手,即便输了也不会令人觉得憋屈。

    牛凳宽慰了十六号弟子几句,笑着走向许半生,得意的说道:“幸不辱命,哈哈。”

    十二号弟子同样已败,十三号弟子的运气似乎也不太好,他抽中的竟然又是仇魂。

    又是一场敌我悬殊的较量,仇魂依旧轻松获胜,进入到胜者组,而十三号弟子只能憋屈的进入败者组。

    十四号一胜一负,淘汰了二十四号弟子,却败给了二十号弟子,也进入败者组。

    十五十六两名弟子都已经被淘汰,而十八十九俱已进入胜者组,二十号弟子胜下这一场,直接进行抽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