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挑战阵法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牛凳笑嘻嘻的收回了双手,满脸戏谑之意的看着刀狂,那眼神中全是蔑视之意。

    两人从演武场中出来之后,虎同方宣布了牛凳获得胜利,牛凳这才随意的拱拱手,道:“刀师弟,承让了啊。”

    刀狂深深的看了牛凳一眼,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走回到仇魂的身边。

    有几名弟子倒是走到刀狂面前,出言安慰,仇魂却冷冰冰的扫了他们一眼,这些人便无趣的退了开去。

    刀狂并没有太多的沮丧,倒是显得颇为平静,这个结果他虽然不愿看到,可毕竟伯仲之间的比试就是如此,而且,是他自己大意了,没想到牛凳以退为进玩了一手示敌以弱,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心里虽有些小小的失落,可终归这个结果是早有预期的。

    仇魂看了看刀狂,道:“太保守了。”

    刀狂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他会这么冒险。”

    “这只是同门比试,又不是生死相搏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战术和心理往往决定成败。”

    “下次我会多注意。”刀狂诚恳的说道。

    仇魂笑了笑,这并不是他期待中的答案,对于仇魂这样自命不凡的性格来说,他觉得与其这样去反省,还不如今后多将心思花在修炼上,实力上去了,对手无论怎么玩战术打心理也都是无济于事。

    虎同方已经宣布了下一个上去抽签的人选,自然是此前抽到四号签的许半生。

    这也是受到所有人关注的一次抽签,此前许半生混战胜出,甚至在和二号弟子对战时胜出,都被视为投机取巧。他获胜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完全依靠那个三环相扣的阵法,绝大多数弟子根本就不认为许半生的实力有多强。

    许半生站在光幕之前,多数弟子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了。

    他战胜二号弟子的手法可一不可再,就算他还握有大量的定身符,其对手也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了。

    甚至于,有不少弟子都希望许半生能抽中自己,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好好教训一番这个所谓的天才。

    其实许半生也并未得罪他们,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他被内门视为天才的那一刻起,他就必然承担着所有人的目光。这目光之中多半都是妒忌为重,他们只想找个机会折辱一番这个天才,就好像这样就能证明他们比天才更加天才一般。

    只可惜,不管他们是否能够战胜许半生,天才依旧是天才,庸人也依旧只是庸人而已。

    许半生表现的很淡定,他当然听得见身后的议论纷纷,有讥诮,有不屑,有跃跃欲试,也有极少数的鼓励。

    不管哪一种言辞,对于许半生而言,都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会进入八强,然后进入四强,这次历练行走的名额,他必须占据一个。如果非要他显露实力,他也不惮于将自己的一切展现在这些人的面前,可如果可以继续保持隐藏实力的状态,许半生只会觉得更好。至于这帮弟子们的质疑,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标和那些弟子从来就不同,那些弟子的仙途是走一步看一步,而他从最初的时刻,便是奔着飞升而去的。不是努力飞升,而是必须飞升。

    点取一枚玉简,然后玉简缓缓转动,上边赫然显示了一个极强之人的名字。

    炼气九重天,孟暨南,实力榜上排名第二的弟子。

    他这个第二,有很多原因,即便是仇魂,也没有把握必然可以战胜的了他。从境界上来看,孟暨南无疑比仇魂更为强大,在太一派数十年的修炼生涯,也绝非白给。之所以将仇魂排在第一,而孟暨南却屈居第二,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便是仇魂锐意进取,他一心要成为外门中最强的弟子,而孟暨南却烂柯消沉,他的目标仅仅是筑基得成延长数十载阳寿而已,甚至连内门的考核,他都并不看重。

    此消彼长,即便是带着两重的等级压制,多数人也依旧将仇魂视为外门筑基以下最为强大的弟子。

    但是,大家也都明白,孟暨南的第二只是他不争而已,真要争取一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许半生竟然好死不死的抽到了孟暨南这支签,那无疑是自寻死路了。

    运气真的太差了,简直比刚才刀狂的运气还要不如。

    不过,也有部分弟子有着隐约的担忧,孟暨南根本无心去趟这次的浑水,他只想安心修炼,好更早一些筑基达成,寿元达到二百之后,恐怕他就会向太一派请辞,归老还乡,这历练行走可是有着性命之忧的,孟暨南根本就不想去。放弃选拔,最好的进程便是在止步二十四强,虽说进入八强之后也可以战败,但是万一虎同方和钱吉非要将他从败者之中选出来,命其下山行走可如何是好?虽然这种几率极小,但孟暨南应该不会冒这个险。

    作为炼气九重天的弟子,他不愿意在选拔的第一轮就被踢出局,可不代表他会认真的对付第二轮的选拔。闹不好,他就会给许半生送个大礼,也正好遂了他自己的愿,安安稳稳的进入败者组,不去冒哪怕一丝的风险。

    这也只是猜测而已,看到孟暨南挺直了腰杆,竟然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众人也将这丝疑虑抛诸脑后了,似乎是屡创奇迹的许半生,激起了孟暨南的斗志?又或者说,即便是要进入败者组,他也不能在第一战就输掉,而是要战胜一名对手之后,再进入败者组,也好留点儿颜面。尤其是面对许半生这样的对手,孟暨南大概丢不起那个人吧,炼气九重天输给炼气二重天?这好像说不过去。光是境界的压制,就足足差了七个等级呢。

    孟暨南走到了演武场边,看了看许半生,道:“许师弟,你的确是个天才,不过,我可不会放水哦,你要小心了。”

    许半生也含笑拱手,道:“输给孟师兄我也不丢人,我毕竟入门时间尚短。孟师兄,请吧。”

    孟暨南点点头,迈步走进了演武场,没有丝毫耽搁的将双手按在了光柱之上。

    许半生衔尾而入,同样将双手按在光柱之上。

    光幕上的洞天战场之上,二人已然面对面的站立,各自做好了准备。

    “许师弟,我准备好了,你呢?”

    许半生微笑道:“还请孟师兄指点。”说罢,寒铁软剑在手,似乎也放弃了使用定身符的机会。

    虎同方的声音古井不波,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宣布了比试的开始。

    许半生神色一变,再不像平时那般轻松,他也知道,凭自己想要战胜孟暨南,会很困难,而其他人干脆就是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时之间,许半生如同和手中的寒铁软剑合为了一体,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宝剑一般,锋芒毕露,锐利非常。

    众人也是一呆,他们终于正视了许半生的实力,这哪里是一个炼气二重天的弟子能够拥有的气势?光凭这身剑合一的态势,刚才那个抽到许半生的二号弟子输的还真是不冤。上一战,许半生的确有取巧之嫌,可现在,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又似乎表明即便那个弟子不被定身符所困,许半生或许也并非没有机会战胜他。

    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人认为许半生能够战胜孟暨南,七个等级的境界压制,那岂是开玩笑的?换成其他弟子,闹不好直接就噤若寒蝉动也不能动了。

    就连泛东流和牛凳,也是为之嗟叹不已,觉得许半生的运气太差,竟然抽到了孟暨南这样的对手,看来,他想要进入八强,还需要再经历一轮的胜负组选拔了。

    仇魂定定出神,他也并不认为许半生有可能战胜孟暨南,即便是他比其他人更多的认识到许半生的实力,所有太一派的弟子之中,也唯有他曾在选拔之前就与许半生有过交手。可不管许半生如何天才,面对一个比自己高了七个境界的对手,根本就没有胜算。

    孟暨南却并没有动,他突然笑了,道:“许师弟,如果这样交手,未免也太无趣了一些。选拔之前,对我便有诸多的猜测,都说我无意下山。我也不想隐瞒,以我这把年纪,仙途无望,唯一的念想便是多活些年,倒是不如把下山历练的机会留给你们这些天赋远超于我的师弟。但是,不管如何,选拔都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公然放水我做不到,想必内门的师长也不愿见到这样的情形出现。因此,我还必须全力以赴。你我入门时间相差数十载,若是寻常的交手,我说句大话,你不太可能有机会战胜我。不过,你也有你值得骄傲的地方,关凯好歹也是炼气八重天的境界,竟然都无法破了你的那个阴阳正反五玑阵。我虽资质普通,实力低微,不过倒也想试试你那阵法。我与关凯算是入门时间最相近的了,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入门的弟子,要么进入内门要么黯然离去,若非你那阵法,关凯无论如何都该在二十四强之中占据一席之地。是以,我给你个机会布阵,我们便以此阵交手,我若破了你的阵,你便自行退了吧,我若破不了你的阵,这一战,便算是你赢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什么?孟暨南想挑战许半生的阵法?

    不过,绝大多数弟子也都是直到此刻,才终于知道,原来许半生布下的阵法叫做阴阳正反五玑阵。

    众人皆表露不可思议的神色,而泛东流和牛凳却显得略有些激动,在他们看来,这大概也是许半生唯一出现奇迹的机会。

    仇魂却是默默的摸了摸下巴,口中低喃:“孟暨南也算是有意思了,这也算是放水的一种方式。希望他在阵法之中全力以赴吧,不过,这样一来,我倒是也很想见识见识他这个阵法的玄妙之处呢。”

    洞天战场之上,许半生拱了拱手,诚心诚意的说了一句:“多谢孟师兄成全。”随后,他也不假思索,开始布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