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一份声明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史一航闻言大惊。

    “还有一方势力?日本人也来了?”史一航不由得暗自心急,相比起圣教廷,日本人显然更为麻烦,无论是那些传统武士,还是忍者,都是那种傻了吧唧不死不休的货色,发生了冲突,跟圣教廷还有的谈,日本人简直可以说是不可理喻,要么是他们报仇成功,要么就是把他们打到不得不服,总之是很难善了的感觉。

    许半生摇了摇头,史一航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又充满了疑问,如果不是日本人,又会是什么人?

    “不是日本人,朱弦又没跟日本人发生冲突,他们来做什么?来的是血族的成员,叫做安德烈?曼查德,是血族的一名伯爵,新晋不久,实力还算不错。”

    史一航再度大惊,血族?那是好听的说法,说的通俗点儿就是吸血鬼。

    吸血鬼跟圣教廷是死敌,却也不被黑暗教廷所容,甚至跟狼人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欧洲的术数界简直就是一团糟,主要的四方势力,彼此都是仇敌,不管哪一方见到哪一方,都是大打出手的结果,绝对没有谈判的可能。

    不用多想,史一航也知道吸血鬼为何会来到吴东,他们大概也得到了情报,知道朱弦杀死了圣教廷的人,并且圣教廷派出一名红衣主教来找许半生问罪,他们这是想要联合东方的修行者,和他们一起与圣教廷为敌呢!

    “许少您……?”史一航的声音有些迟疑,但是许半生却足以明白他的意思。

    “我打伤了他,我还没有跟境外势力联合的习惯。”

    “他们来了多少人?”史一航心中暗暗着急,心说自己手下这帮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血族都混进来了,他们却竟然毫无察觉,这要是被上边知道了,肯定会责怪自己办事不力的。

    “当时是三个,具体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一个伯爵,我说过了的,还有一个实力很弱,应该只是安德烈的仆人,还有一个身上并无灵力波动,据安德烈自己说是个境外杀手,当时在一座高楼上用狙击枪瞄着我,被我伤了双手。”

    史一航默默点头,道:“那么这名杀手现在很可能也是个吸血鬼了。”

    许半生不置可否,吸血鬼的成员本就是这样发展而来的,尤其是那些仆人,多数都是在没有自主意志的情况下就变成了吸血鬼,虽然因此获得了远超人类数倍的寿命,可从此也就只能为奴一生。那种由仆人成长为贵族的吸血鬼,一万个里头都出不了一个。

    史一航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向许半生辞行:“许少,谢谢您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情报,我先回去了。”

    许半生知道他有一堆事要处理,现在肯定是焦头烂额的了,便点点头,道:“不送。”

    史一航走到门口,手已经搭在了门把手上,却又缩了回来。

    他转身对许半生说道:“许少,其实克里斯?安图斯的死,可以安在吸血鬼头上。”

    许半生哑然失笑,摆摆手道:“你看着安排就好。”这也不是什么风光的事儿,史一航也要交差,他真能做到的话,估计圣教廷那边也愿意接受这样的一个结果。

    “不过,吸血鬼那边会愿意么?”

    史一航微微一笑,显得成竹在胸的样子,他说:“别的不敢说,这种事,吸血鬼肯定很愿意承担的。对于圣教廷来说,吸血鬼就像是恐怖主义,他们一向很愿意为这类事情负责。”

    许半生笑了笑没吭声,史一航也便真的告辞而去。

    在路上,史一航就向京城总部汇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自我检讨,表示吸血鬼混入共和国境内他竟然毫无所知,请求上级给予自己处分。随后,他才说了自己的策略,上级很赞许他这个方法,他们当然了解,吸血鬼是会很愿意对杀死圣教廷一名红衣主教的事情负责的。

    安德烈?曼查德不过是一个伯爵而已,而且是刚刚晋升到伯爵的位置,这样的一个人能够战胜并杀死一个圣教廷的红衣主教,对于吸血鬼来说,这绝对是个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

    官方立刻拟定了一个声明,向欧洲管理修行者的组织表达了自己的抗议,抗议内容一分为二,首先抗议圣教廷竟然不经允许就派遣一名红衣主教以及一名圣骑士闯入共和国境内,这是对共和国术数界极为不尊重的举措,十七局大力谴责圣教廷不尊教化,并且保留追究的权力。同时,十七局继续抗议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他们未能完成对吸血鬼的监控,致使一个吸血鬼伯爵进入共和国境内,十七局表示一定会追查到底,务求将那名吸血鬼伯爵消灭在江东省,并且由此引发共和国术数界任何损失,都将向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要求赔偿。

    声明的第二部分,则是在抗议欧洲修行者之间的争斗竟然波及到共和国,他们竟然胆大妄为的在共和国境内开辟战场,大打出手,同时表示十七局出动大量人力物力才将这件事控制在术数界的范围之内,没让凡人发现。这“大量的人力物力”,自然是要求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进行补偿。

    补偿清单列了长长一条,拿得到拿不到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为了表明态度,以及隐晦的暗示接下去的结果。

    声明的最后,才对圣教廷表示了哀悼,说明了红衣教主克里斯?安图斯和一名圣骑士死于吸血鬼伯爵安德烈?曼查德之手,同时严令禁止圣教廷再度进入共和国境内,表示圣教廷和吸血鬼的矛盾只能在共和国以外的范围内解决。

    这份声明很快就在欧洲的术数界搞得人尽皆知,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并不清楚真相,立刻派人去梵蒂冈圣教廷总部进行例询,得知他们的确有个红衣主教去了共和国,如今已经音讯皆无,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的特派专员在圣教廷总部发了很大的火,不顾教宗彼得二世的颜面,拍着桌子大骂不已。

    不出十七局上下的领导所料,声明发出之后,吸血鬼方面也知道了红衣主教克里斯?安图斯的死讯,他们当即也在术数界内部发表了一项声明,表示克里斯?安图斯和那名圣骑士的确是死于吸血鬼尊贵的伯爵阁下安德烈?曼查德之手,并且大肆嘲笑圣教廷的红衣主教不过尔尔,根本不是安德烈的一合之敌。

    安德烈还在吴东,收到亲王亲自打来的电话之后,他也是莫名其妙,不过既然有这样的机会获得如此“殊荣”,他没有理由拒绝。亲王告诫安德烈,这件事只有他和两名公爵知道,就连亲王的儿女都不知情,叮嘱安德烈一定要严格的保守秘密,杀死一名圣教廷红衣主教这样的消息,那是会给整个吸血鬼家族上下带来极为强力的士气提升的。

    安德烈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但却冥思苦想。

    他当然知道克里斯?安图斯是死在许半生的手里,但是许半生不久前还表示他并不会与圣教廷为敌,但一转身却又对一名红衣主教痛下杀手,偏偏杀完了又不想承认,居然让他们血族来负责,这实在是透着古怪。

    安德烈不认为许半生是不敢负责,但他却认定整件事一定是许半生亲自导演的,却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史一航的灵光一现。

    吸血鬼既然已经发表声明对这件事负责,圣教廷方面,教宗彼得二世明知事件的真相是什么,却也并不是揭穿,甚至枢机团里不少红衣主教其实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同样不予揭穿。除非打算跟东方的修行者展开战争,否则,这件事形成目前的局面,倒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对外,有吸血鬼负责,教宗彼得二世当即下令,展开对吸血鬼的搜查和围剿,为此,甚至出动了超过五名红衣主教以及一百名的圣骑士队伍,亨利也被要求至少要干掉三名以上的吸血鬼伯爵来将功赎罪,毕竟这件事是由他而起,这也算是给了亨利一个再度建功立业的机会。

    而对内,反正许半生已经置身事外了,相比起之前的小小冲突,显然一名红衣主教之死更为重要,剿灭吸血鬼成为重中之重,东方的事情,就可以暂时搁置了。

    不知情者,虽然也对许半生痛恨不止,但却也分得清轻重,在当下,吸血鬼才是头号敌人,至于许半生,那就等到以后再去跟他算账吧。而明眼人,却是一眼就看出来,许半生这个事情,恐怕是无限期搁置了,教宗彼得二世不可能真的发动对东方修行者的战争。

    而亨利,在被要求出征的时候,心情也是复杂至极。

    到了现在,他当然看得出来教宗彼得二世恐怕早就识破了他的谎言,只是他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彼得二世不忍处罚他,更不忍让他声名受损罢了。所以才派了头脑简单脾气火爆的克里斯?安图斯去共和国,算是用克里斯的死,来掩盖了亨利的错误。

    亨利终于见识到了彼得二世的手段,这种决定,换成是他,甚至都未必做得出来。无论如何,那都是一个红衣主教啊,说被放弃就这么被放弃了。亨利不禁自忖,以后在彼得二世面前,还是少玩花样的好,否则,以彼得二世之心狠手辣,真要放弃自己,他亨利也不过就是一代天才提前升入天堂罢了。

    顺便说一句,亨利其实是并不相信有所谓天堂和地狱的,现在看来,彼得二世恐怕也同样不信,否则,他绝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光是这件事,就足以让他在死后无法进入天堂。

    欧洲修行者管理组织很憋屈,在十七局罗列出的长长的损毁清单面前,他们还不得不自掏腰包进行赔偿。这些赔偿,原本应该由圣教廷出具,可是圣教廷现在已经折损了一名红衣主教,再让他们进行赔偿,管理组织也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