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求婚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高岩大惊,他也算是反应极快了,当机立断的冲向亨利,但是对朱弦发出的刀风却是无可奈何,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较量,他也只能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亨利面前,试图帮他挡下朱弦这一招。

    倒不是高岩有舍身为人的觉悟,更加不是他对亨利的崇拜使他奋不顾身也要救下亨利,他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亨利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几个一个都别想活下去,眼睁睁的看着亨利丧命朱弦之手,也就意味着亨利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要遭受圣教廷的追杀。他若是圣教廷的正职骑士或许还有退路,可以选择加入黑暗教廷又或者干脆得到某位血族的初拥,一名圣教廷的正职骑士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偏偏他只是一个外围的骑士,这种身份或许在日本的教区里还有些作用,其他势力估计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不会有。

    他也只能选择舍身救亨利,这样虽然死的可能性非常大,但至少还有一丝侥幸的可能,万一没死,不求亨利的回报,至少他们也会竭尽全力救活高岩。

    相比之下,罗伯特却是呆若木鸡一般,动也不动,这就是心思的细腻程度决定的了。

    三人组看似以罗伯特为主,实际上,高岩才是他们的大脑,每每遇到危急情况,都是高岩在做决定。就凭在这种状况下的反应,罗伯特和高岩就高下立判。

    连高岩都有所反应了,三名圣骑士当然不会闲着,他们来不及拔剑,但却来得及大喝一声,口中念动圣言,双手平平推出,胸前顿时照出乳白色的光辉。三处光辉齐齐涌向亨利的身前,也同时挡在了奋不顾身强行插入的高岩的身前,汇聚成了一面光墙。

    这面光墙宛如一个光盾,很有效的阻止了朱弦手中匕首透出的刀光。

    但是朱弦全力一击是何等实力?又哪里是三名圣骑士仓促之间可以抵挡得住的,那数尺长的刀光虽然被阻,但还是穿透了光盾,刺在高岩身上。

    刀光入体,高岩只觉心口一阵疼痛,心中懊恼,早知道就不对亨利说实话了,反正那瓶水喝了也得到了额外的信仰之力,比起完成焱菟之瞳的任务也差不多了,随便编个瞎话告诉亨利他们失手了就是。那样或许会失去一些机会,但也不会因此丧命。

    三名圣骑士胸口的圣光还在输出,那光盾虽被穿透,却并未消散,反而是光盾凝聚的愈发厚实,将刀光挤压的四散崩碎。

    只觉得插在自己胸口的那把刀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支撑高岩早已发软的双腿,噗通一声高岩便跌坐在地上,他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那刀光若是再深入一厘米,就会在他的心脏上切开一个口子,到时候就算是光盾挤碎了朱弦的刀芒,他也已经丢了这条命。

    而这时候,亨利也终于回过神来,高岩的鲜血总算唤醒了这个家伙。

    朱弦却是不依不饶,光芒尽碎,她便又是一刀刺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不等刀芒绽放,亨利就已经出手。

    五指微张,口中念着圣言,亨利的身体发出光芒。只薄薄一层,却让他仿佛天界的天使,背上更是凝成两团凸起,仿佛是一双翅膀一般。

    脚步一转,亨利便背转过身,身后那两团凸起,果真伸出羽毛一般的光辉,挡住了朱弦手中那还来不及吐出半尺长短的刀光。

    “这位女士,还请暂缓动手,我想与你说几句话。”亨利挡下朱弦这一击之后,便开口说到。

    朱弦微微诧异,但还是退后数步,横着匕首挡在胸前,以防这个满头金发的洋鬼子突施暗袭。

    朱弦一共出了两招,第一招可谓是淋漓尽致,虽然只伤了高岩,但是那一刀的威力却是完全发挥了出来。同时也摸清了三名圣骑士的实力,朱弦若是全力以赴,足以杀死这三名圣骑士。

    但是第二招,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刀芒吐尽,竟然就被亨利这简简单单的一招给憋了回去,可见亨利的实力还远在这三名圣骑士之上。纵然未必是朱弦的对手,但若加上三名圣骑士,朱弦还真是有些难以应付。

    朱弦对西方的修行虽然并不是太了解,但却也听闻过西方的修行者,是可以将其功力注入到其中一人身上的。这一直以来都是西方修行者作为倚仗的本领,他们单打独斗一向很难是东方修行者的对手,于是便发明了这种招数,可以将众人之力加成到其中一人身上,使得那人在短时间内实力跃升几个层次,从而达到抗敌的目的。

    是以朱弦也不敢怠慢,面对三名圣骑士的合力,她已经有些吃力,再加上亨利,恐怕未必有足够的胜算。

    亨利既然叫停,看来他并不想跟朱弦为敌,那么之前所言的较量看来真的就是君子之比。而君子之比自然是单打独斗的,若是亨利真的愿意跟朱弦单打独斗,朱弦当然不会反对。那样的话,朱弦就可以轻易的战胜对方。

    “你还要说什么?”朱弦英姿飒爽的站在亨利面前大约五米处,那曼妙的身姿随着她吐气开声,更显挺拔。本就饱满的几乎破衣而出的双峰,说话吐气之间,微微起伏,愈发的勾人心魄,看的亨利又是一阵阵的沉迷。

    亨利只觉得自己寻找这么多年的如意伴侣终于出现了,他一向自负,不光是他那天才的实力,还有他那帅到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女人心潮荡漾的容貌,可亨利一贯眼高于顶,哪怕是圣教廷的圣女,他也看不上。

    今天亨利原本的确只是想和朱弦比一比,看看东西方的修行者究竟谁更强一些。可是,当他看到朱弦的样貌以及身材之后,他却直接便堕入了爱河,他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完美的女人,即便是个东方人,即便是个异教徒,他也义无反顾。

    亨利从来都不是那种愿意受到规则制约的人,他做赏金猎人的时候,甚至会为了完成赏金任务,假装投靠对方,然后寻觅良机以最小的代价干掉对方完成任务。唯一的一次完全不计得失的正面对决,就是对付那名吸血鬼的新晋公爵。而那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当时他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迂回出手了,而且,他也明白正面打败一名吸血鬼的公爵将会给他带来如何的声誉。除了那次,他其实是那种为达目的绝对不择手段的人。

    作为圣教廷的一员,其实是有很多的制约的,可那些制约对亨利来说根本不叫事。

    连圣教廷的许多底线都可以被亨利轻易的放弃,何况是异教徒不得通婚这种在他看来简直是莫名其妙的规矩。

    骄傲如亨利,他一向认为唯有他看上的女子,才能成为他的妻子,而无论那个人是个什么人。别说只是个东方修行者,真要是吸血鬼或者黑暗教廷的成员之中有一名女子能够让他心动,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一定要娶那个女人为妻的。

    “刚才得罪了,我叫亨利,是圣教廷的一名大主教。我从小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十六岁的时候教皇陛下就希望我可以进入到圣骑士团,他将我视为圣骑士团团长的最佳候选人。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有机会可以成为教皇的候选人,而且我也认为那非我莫属。我现在虽然只是大主教,可那只是因为我吃亏在年纪上,圣教廷太腐朽了,僵化的很,他们对论资排辈的热衷远胜于对实力进步的热衷。若非如此,我们西方的圣教廷也不该比你们东方的道门佛门要差。以我们的信众数量,我们本该才是实力最强的那个宗教才是。我的实力,在紫衣主教之中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甚至可以跟很多红衣主教媲美。那些红衣主教都已经超过六十岁了……”

    亨利觉得自己既然要追求朱弦,就需要将自己的一切先告诉对方,而他的简历真的几乎无可挑剔,以前他用以泄欲的女人,一半是直接因为他的英俊而委身于他,而另一半,则是因为他那甚至比现任教皇还要完美的履历。

    可是朱弦听到这些,早就不耐烦了,若论天才,这世上哪还有人能天才的过许半生?十九岁都不到的身之境,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成仙成圣的未来,而这个叫什么亨利的家伙,三十多岁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好意思夸耀自己是个天才。

    朱弦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亨利的话,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些自吹自擂的话,就不要再跟我说下去了。你的所谓天才,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

    亨利被打断了话,那三名圣骑士立刻就感觉到了被冒犯,要知道,亨利虽然只是大主教,可是他在圣教廷的地位真的已经隐约和红衣主教相当。试想一名枢机团的红衣主教被人打断说话?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怒的顿时就想出手教训一下朱弦,浑然忘记以他们三人合力似乎也并不是朱弦的对手,刚才倾力而出的光盾,也依旧被朱弦刺穿。

    “回来!”亨利对三名圣骑士就没有对朱弦那么客气了,他呵斥了一声,三名圣骑士虽有不愿,但还是退了回来,朱弦的脸上闪过一丝轻蔑,心道你们这帮废柴还真是不知进退的很。

    面对朱弦,亨利又换上了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他努力展现着自己迷人的微笑,将金黄色的头发捋了一捋,自觉风骚的对朱弦又道:“这位女士,我并非在自夸自耀,在整个圣教廷,我可谓是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而我说这些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你,我,亨利,圣教廷最年轻的大主教,将来也必然会是圣教廷最年轻的紫衣主教红衣主教乃至教皇,我十分仰慕女士的一切,希望可以和女士您结为夫妻,请接受我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