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宠物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一挥手,朱弦的表情再度变得冷峻无比。

    “我再说一次,我不是来寻找什么焱菟的,也无意跟你们联手。你们能不能帮上我,这一点我毫不关心。若要再胡言乱语不知进退,休怪我不客气!”说罢,朱弦收回匕首,一挥衣袖,转身便走,速度看似不快,但却仿佛一步就能跨出至少数米之遥。

    双臂垂下,摆动之间,不过短短一两秒钟,她和罗伯特等三人之间的距离就从六七十米变成了一百多米。这不到两秒钟,朱弦走出去了足有四五十米的距离。

    这是朱弦在蓄意的炫耀,也是在警示这三个人,让他们不要再打自己的主意了。

    光是速度,就可以印证朱弦的实力,那绝对是远超这三人的。

    可是,早已被朱弦的话语激的有些头脑发热,日本那种所谓的武士道的精神让他承受不了朱弦的轻蔑态度,他看到朱弦竟然要走,立刻口中念动某段晦涩难懂的咒语,然后双手一挥,一道类似于圣光的光芒直奔朱弦而去。

    去势极快,竟然比朱弦还要快的太多,朱弦再度向前走出四五十米之后,竟然就被那道光束锁住了,然后,朱弦就发现,自己在这道光线之中,仿佛置身泥潭,整个身体都被限制的厉害,速度竟然剧减。

    五秒之后,池田已经飞快的跑到朱弦的身后,而朱弦,在这五秒之中,不过走出了不到十米而已,足见对方当时所言将速度限制到十分之一左右并非虚言。

    “大胆!”朱弦眼见走不出这道光束,又感觉到身后有人,干脆转过身来。

    俏脸之上满是寒霜,朱弦已经真正的动怒了,这三个家伙,不知死活,一开始就口出狂言,还什么要帮助朱弦,可是他们的实力却太过低末,唯有这一招可以拿出来见人。只是,限制了朱弦的速度,朱弦难道就杀不了他们了么?

    手一扬,刚才收起的匕首就已经重新握在手中,朱弦看也不看就朝着池田划去。

    被限制的,不光只是行走的速度,还有所有行动的速度。

    正常情况下,朱弦一动手,池田根本连一招都抵挡不住,可是,由于朱弦的速度被拖到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左右,她的出手也变慢了,这就让池田有了充分闪躲的时间,他倒是从容的躲了过去。

    “不可!”高岩也是一时不察,才让池田抢着出了手,他很清楚,自己三人绝非朱弦的对手,这锁住她的光束,也只是一时之间而已,不可能一直有效果。朱弦可不是赤兔那种战五渣,除了速度别无所长,赤兔挣不开这道光束,不代表朱弦也挣不脱。

    高岩和罗伯特飞速前来,可是朱弦却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池田。

    一刀落空,朱弦又是一刀刺了过去,这一次,她干脆也不用速度取胜,而是将本身的速度就放的极慢,看似漫不经心的刺出,但却凝聚了她全部的内力。

    对付这样的三个家伙,朱弦自问连精气都用不上,光凭内力和武功就足以杀了他们了。

    在池田看来,朱弦这一招无疑显得有些可笑,全力全速的挥刀尚且无法奈何的了他,何况这么慢的一刀。

    在光束的限制下,朱弦这一招刺出的手臂看上去甚至有些滑稽,就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而且是极慢的镜头,以她现在的速度,这一刀完全将手臂伸直,怕是需要四五秒之久。

    池田退后两步,面带戏谑的看着朱弦,心道你不是自以为很强么?我现在彻底限制住你,看你还怎么强!

    可是,高岩和罗伯特看到朱弦的这一招,却是惊得不轻,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大叫:“尊驾(女士)手下留情!”

    只是,他们的话都说完了,朱弦这一刀还没有完全刺出,池田更是有些面色古怪的回头望向自己两个已经快马赶上的同伴,不明白他们为何会让朱弦手下留情。

    “她根本就伤不了我!”池田这句话,是用英语说得,他说完了,朱弦的这一刀也终于刺到了头,而池田这会儿,也终于明白了高岩和罗伯特为何会让朱弦手下留情。

    匕首和手臂伸直,一股庞大的内力顿时喷涌而出,那原本牢牢锁住朱弦的光束,陡然间被这强大的内力震得四碎而开,就像是大白天放了一个烟花一样,瞬间炸开,炫目以极。

    只是,没有人有心思欣赏这璀璨的烟花,大家都知道接下去将会发生什么。

    朱弦的表情依旧冰冷,配合她那绝世无双的容貌,以极火辣到极点的身材,堪称是冷艳无双,这世上最为高贵冷艳的姿态也莫过于此。

    更加恐怖的,是当朱弦手握匕首一刀刺穿那道光束,使其四散而开消散在空气之中之后,那匕首前方陡然冲出一道刀光,仿佛让匕首瞬间延长了一米左右一般,此刻朱弦手中所握的已经不是一把二十多公分的匕首,而是长达一米出头的巨剑。

    冷冽的刀光直刺向池田,而当束缚朱弦的光束四散之后,其速度也瞬间爆发出来。

    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朱弦手中匕首前方的刀光就已经抵达了池田的面前。池田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也没有感觉到身体中有任何的疼痛,半点感觉都没有,他只是亲眼看到那道刀光从自己的心口扎了进去,然后,他也可以明显的察觉到那刀光已经从自己的后心探出。

    朱弦手一抖,刀光尽散,匕首还是那把短小的匕首,和池田之间也还有五六十公分的距离,可是,罗伯特和高岩却是满脸的悲戚,隐约掺杂着愤怒,而池田,此刻也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心口一凉,他的瞳孔陡然一聚,缩小,随即很快的放大。

    池田的身体缓缓向后倒了下去,此刻的池田,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他的心脏直接被朱弦贯穿,甚至于朱弦手一抖刀光消散之时,已经透入池田体内的刀光干脆的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倒下去之后的池田,看似身体上只有一道极薄也极窄的刀口,但是,他体内的内脏已经没有半个完整的了,完全被震成了碎肉,一块一块,最大的也不过拇指大小。

    对朱弦的实力其实是有着非常清晰的估计的,但是,眼看着朱弦一招之内震碎了池田那招光之束缚,并且在同一招之内令他死亡,这还是让罗伯特和高岩感到了极为的震惊。

    他们当然不会想着要帮池田报仇,且不说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他们之间本就是合作关系,勉强可以算作朋友,实际上就是伙伴,根本就不值得他们豁出性命去帮任何人报仇。而且他们很清楚,如果现在躺在地上的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池田也绝不会有帮他们报仇的心思。

    是以,愤怒只是一瞬间,更多的只是悲戚,以及对于朱弦之强大的胆战心惊。

    “你们俩要不要也试试?”朱弦冷若冰霜的问到,此刻的她,俨然是一个冰雪女王,高高在上,生死予夺的高贵和华丽。

    任何东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只是扯淡,罗伯特和高岩再也生不出半点所谓帮助或者求帮助的心思,他们只希望朱弦不要迁怒他们,不要也杀了他们。

    “对不起,我们的同伴不知深浅,不知死活,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他,让他不要对尊驾不礼貌的。”高岩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在发抖,成为圣教廷的骑士以来,哪怕只是个最底层的骑士,他又何尝有过这样的经历?引以为傲的修行速度,倍感自豪的觉得自己在有生之年或许可以使得自己的家族成为圣教廷很重要的家族之一,自己也有希望在五十岁左右跻身圣骑士的行列。可是现在,这所有的希望都在朱弦一刀之下消散的无影无踪,原来,自己的实力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是那么的可怜,所谓的强大,也只是和同类相比而已,跟真正的修行者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你们应该庆幸你们没有贸然出手,否则,你们现在也就和他一样了。”朱弦再度收起匕首,一挥手,又道:“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们。你们也不用费心寻找什么焱菟了,它是我的宠物,那对美丽的蓝色眼珠,不是你们可以得到的!”

    罗伯特和高岩羞愤难当的对视了一眼,根本就不敢怀疑朱弦的话,心道难怪他们刚才一提到焱菟,朱弦就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原来,焱菟根本就是人家豢养的妖兽,可怜他们还在痴心妄想得到焱菟的双眼,更加可怜的是圣教廷这些年也有不少人试图完成这个任务,可每次都死在这里。他们终于明白,为何速度极快但实力却根本不行的焱菟,能够让他们那么多的成员折戟沉沙,原来是因为有朱弦这样强大的修行者在保护的缘故。

    当然,最可怜的就是池田。

    几年前,池田的堂哥就死在这里,死于火山喷发。现在看来,也不那么保险,或许,火山喷发根本只是这个美丽的不像话也性感的不像话实力更加是高的不像话的女修行者引发的,又或许,火山喷发只是一个巧合,池田的堂哥真正的死因是这个女人的出手。

    而现在,池田终于步了他堂哥的后尘,也死在了这里,甚至是死在了同一个女人的手中。

    他们俩并不知道,朱弦真的是十天前刚进山的,之前的那些人,比如池田的堂哥,的确是死于意外的火山喷发。而其他的那些圣教廷的成员,多数都是死在火蝠的手里,而跟朱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是不管如何,他们已经再也没有寻找赤兔的心思了,两人只是默默的退后,然后看着朱弦缓步离开,许久之后,两人才转身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而朱弦,在走远了之后,将赤兔从自己的****之间捞了出来,说道:“别怕了,有我在,他们奈何不了你。”

    赤兔的回答却很愤怒,它大叫道:“我不是你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