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长大的丫头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如今的曾文,再也不是那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了,和金日旬那一战,这个小丫头虽然看似一直在跳舞,但是,唯有她恐怕才是真正知道当日发生了些什么的。

    甚至于,她对整个战局的把握,比许半生还要透彻的多。

    受那一战的影响,曾文的个子蹭蹭蹿高,之后给她做了个全面的检查,她成长绝不只有身高,也包括她的发育,以及她的生理。

    更了更加确定,蒋怡甚至带着曾文去测了骨龄,结果显示曾文的确应该介于十五到十六岁之间,这也就意味着,按照生理上的年龄,曾文其实已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了。

    那晚已经有了解释,曾文用自己的阳寿换来了战斗的胜利,透支生命以得到六轮明月,最终正是那六轮新月帮助许半生战胜了金日旬。

    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透支生命的结果并不是直接减去阳寿,而是使其从生理上尽快的苍老。

    所不同的是,以往绝大多数有能力去透支自己生命的人,几乎全都是成年人,甚至本身就一把年纪,所以,当他们透支了生命之后,只是显得更加的苍老,并没有会想到透支生命换来的其实是飞速的成长。

    有时候,成长和苍老,其实是一个意思,所不同的仅仅是其对象的年纪。

    年轻者,谓之成长,而年老者,谓之苍老。

    本质上都是更快的走向死亡。

    像是曾文这样,仅仅十岁出头就拥有透支自己生命的能力,这种事似乎还从未发生过。再如何天才绝艳者,等到他(她)能够以生命为代价来进行战斗的时候,几乎都一把年纪了。是以没有人想到过这一点。

    而这一次,曾文透支了生命,距离她的阳寿终结又近了一步,可她只有十岁而已,燃烧了五年的阳寿换来六轮新月,其结果便是大家所看到的这样,曾文迅速的长大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她现在都是一个十五岁的豆蔻少女。

    这很奇妙,但许半生和蒋怡等人都已经接受了。

    只是曾文的心理年龄似乎还停留在十岁左右,她仿佛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发育成为一个大姑娘了,依旧是一下车看到许半生,便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抱着许半生的胳膊直接就往他身上蹦。

    一屁股坐在许半生的身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曾文才说道:“半生哥哥,你为什么要放弃进阶的机会啊!好可惜呢!”

    许半生感觉到有些尴尬,以前的曾文不过一米二左右,纯粹就是个小孩子,份量也只有五十来斤。不管是坐在许半生的身上,还是许半生抱着她,都不会显得突兀。

    可现在不同,曾文十五岁多了,她的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六,基本上是一个成熟女孩子的身高。而且,更关键的是在那一晚的成长之中,曾文在极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一个女孩子从十岁到十五岁这五年的成长。

    她同样开始发育,抽条长个子,胸前也开始绽放初蕾,隆起两团柔软的嫩肉。

    小屁股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干瘪,变得丰满起来。

    尤其是曾文的体型属于偏成熟型的,虽然依旧很瘦,可是该丰腴的地方比起其他同龄的女孩子,还要丰满的多。

    她这么一屁股坐在许半生的腿上,臀部的脂肪已经让许半生颇有些不适应了,偏偏身高又摆在那里,曾文抱住许半生脖子的同时,胸前那对已经几乎发育完全,丝毫不输给夏妙然、蒋怡等人的小白兔,就结结实实的抵在了许半生的下巴处。

    不去考虑曾文主动跳到许半生身上的情景,只看现在的画面,就好像是许半生搂着曾文,然后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她饱满的胸脯之上,若非许半生也年轻的厉害,倒是颇有点儿夜总会里怪大叔蹂躏小萝莉的感觉。

    这段时间尤其在男女之事上用功颇多的许半生,饶是知道坐在自己腿上的是曾文,却也免不了从生理层面起了反应,男根充血肿胀,翘了起来。

    曾文也感觉到了异样,对于这些她可是完全不懂的,只觉得许半生的腿上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膈着她了,她便很自然的伸出小手,轻轻一拨……

    许半生只觉得仿佛触电一般,浑身一哆嗦,他极少见的失去了从容之态,赶忙将曾文从自己的腿上退了下去。被曾文小手拨动的那一下,着实让许半生感觉到了跟夏妙然在一起时的情形。那个妞儿,经常喜欢攥着许半生的男根,说那是她的法宝,不曾想今天竟然被曾文也抓了一把。

    “半生哥哥,你怎么了?”也看出许半生脸上飞起了两团红云,曾文却不明白,满脸纳闷的问到。

    许半生略显尴尬,这没法儿回答,他只能说道:“没什么。小文,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十岁的小姑娘了,你已经接近成年,很快就要到十六岁了。现在的你和从前不一样,所以,以后不能再像这次这样,跳到我的身上来坐。”

    曾文瘪着小嘴,可爱至极,她本就长的粉雕玉琢,极其漂亮,虽然年纪一下子从十岁成长到了十五岁,可是脸上的稚气仍在,心理也远还没有达到理解自己现在这接近成熟的身体的地步。这使得她的表情和动作,往往保持着十岁左右的状态,一迈步还想坐到许半生的腿上去,浑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动作会给许半生造成什么样子的困扰。

    “为什么呀,半生哥哥。”

    许半生有些头疼,看着这样依旧稚气未脱的曾文,却拥有几近成熟的身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小丫头解释。

    看了一眼夏妙然,夏妙然心领神会,憋着笑走了过来,拉起曾文的手,柔声说道:“小文,跟妙然姐姐到里边去说话好不好?”

    曾文嘟嘟小嘴,点点头,但却又说:“半生哥哥,你以后切莫再要错过进阶的机会了,只有你进入到意之境,未来才会如期来到,否则,未来会发生变化的。”

    许半生若有所思,曾文已经跟着夏妙然往里走去。

    蒋怡忍着笑,走到许半生的身边,拉了拉他的手,小声道:“以后真不知道我和小文的辈分该怎么算了。”

    许半生知道蒋怡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摇了摇头,道:“不可胡说。”

    蒋怡憋着笑道:“迟早的事情,难道你还会不清楚?小文现在还不适应新的年纪,但是用不了多久,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几近成熟了。她对你的依赖就会彻底转化成另一种感情,你难道以为这可以被改变么?”

    许半生十分尴尬,只得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蒋怡终于大笑了起来,笑得花枝招展性感至极,她今日本就穿了一件薄且透的曳地长裙,胸口虽然不算太低,可也微微露出些许沟壑,这一笑之下,俯低了身体,长裙的前襟便敞开更大,那一道迷人的事业线,就完全曝露在许半生的面前。两边,是两团雪白粉嫩的绵软肉团,看的许半生丹田之中忍不住又是一阵阵的发热。

    看出许半生眼神里的不自然,蒋怡风情毕露的伸出一只手,搭在许半生的肩膀上,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脖子上滑过。

    风情何止万种,蒋怡慵懒迷人的一面完全在许半生面前绽放,使得许半生彻底沉沦了下去。

    “小男人,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把我吃掉?”蒋怡趴在许半生的身前,吐气如兰,口中的温热呼吸,撩过他的耳廓,一阵阵的****让许半生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发软,几乎要站立不住。

    胸前感受着蒋怡身前的两团饱满,挤压的感觉纤毫毕现,丹田之中本就隐隐发热,之前翘起的男根此刻更是昂首挺胸,许半生在蒋怡刻意卖弄的风情面前,几乎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他们此刻所处的位置,是会所的大堂到后方的包间之间的玄关,拐过弯就是走廊,可以走向所有的包间,而身后则是大堂的侧门,门上垂下半透的帘子,撩开便可走至大堂。

    这里刚好是个真空地带,后方或许都会有些客人以及服务员走动,大堂更是有着咨客前台做接待,唯独这里,恰好处于一个无人的状态。

    许半生心头微微发痒,他的耳垂几乎被蒋怡含在了口中,身体燥热之下,许半生一把抓在了蒋怡饱满的臀部,狠狠的捏了一把,口中恶狠狠却含混不清的说了一句:“现在就吃了你如何?”

    蒋怡听得明白,咯咯直笑,这笑声更是刺激了许半生,让许半生如此淡定之人,也几乎有些把持不住。

    感觉到许半生的呼吸开始变得滚烫急促,蒋怡也不敢再调戏他了,总不能在这里胡作非为,此刻无人,不代表一分钟之后不会有人经过。

    小腹之中同样也开始有热流淌动的蒋怡,对许半生也是期盼已久,当即附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小冤家,总不能在这里,放开你的手。我们到里边去。”

    许半生抓起蒋怡的小手,几乎是拖着她,直奔里边的包间。

    早有服务员安排好了包间,门已大开,许半生拖着蒋怡长驱直入,顺手关上了房门。

    房门一关好,许半生就彻底爆发了出来,抓住蒋怡的两只手,向上一举,身体前倾,直接将蒋怡抵在门上,双唇滚烫的就凑了上去,吻在了蒋怡弧线优美的双唇之上。

    干柴烈火,自然是一点就着,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吞咽唾液的声音不绝于耳……

    很快,许半生就无心恋战,直接托住蒋怡饱满的臀部,将其抱了起来。

    转过身,许半生就将蒋怡放在了包间里的沙发之上,俯身压了上去,撩起蒋怡的长裙,自己的裤子也早就褪至膝盖之下,甚至来不及将蒋怡的内裤除去,只是往旁边一拨,便全力压了上去。

    蒋怡发出一声娇喘,眼神迷离的让人只想在她的身体上永远不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