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腐蚀

作品:《极品相师(萧瑟朗)

    短剑极其轻松的穿透了金日旬的躯体,轻松的夏妙然甚至没能感觉到自己剑尖上存在任何的阻力。

    她这一剑,就像是落空了一般,在空气里穿行,又刺透了空气。

    但是等她想要抽回短剑的时候,却发现短剑仿佛被人死死的攥住,纵便夏妙然用尽全身的气力,也无法将短剑抽回来。

    而面对夏妙然的击打从未还过手的金日旬,这一次却一挥右手,手背向外,朝着夏妙然拍了过来。

    夏妙然若是还想拔出短剑,势必会被金日旬这一掌拂中,她不敢轻易尝试,只得松开了右手,向后飘然而起,躲开了金日旬这一掌。

    金日旬这一掌,在空中形成一连串的爆音,夏妙然脸色数变,幸亏自己做出的决定是躲开这一掌,要是抱着硬抗的打算,从这一连串的爆音来看,这一掌怕是足以开碑碎石,夏妙然是无论如何都扛不住的。

    拔出了刺透自己身体的那把短剑,夏妙然惊愕的看到金日旬竟然将那把短剑往他刚刚才用星力构建出来的头颅上刺去……

    不,不是刺,他张开了嘴,将那把短剑吞了进去,眨眼间,那把短剑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妙然浑然不解,再度招手,空中连续飞来两件武器。

    一件是纯铜打造的佛珠,一百零八颗,每颗都是三四厘米的直径,抓在手里沉甸甸的,虽说是佛珠,可恐怕没有几个人有那个本事将这种佛珠挂在脖子上。

    这串佛珠,即便不考虑其中气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法器,光是它本身的份量,只要能够挥舞的动,拿在手里随便挥几下,砸在敌人身上那也是足以令其肉绽骨裂的东西。

    而另一件,则是一只佛手,下方接着一根长长的手柄,同样纯铜打造,也是一件奇门兵刃。

    显然,夏妙然是觉得刀剑这样的利器肯定无法伤害到金日旬,所以,她换了这类势大力沉主要靠砸和格挡的武器。

    数十斤重的铜质佛串被夏妙然高高的挥舞起来,在手腕上转了两圈之后,便高高抛起,然后用右手的佛手抓去,将佛串套在了佛手之上。

    一边保持着佛串在佛手上的旋转,夏妙然一边缓缓朝着金日旬奔跑了过去。

    那佛串重重的砸在了金日旬的脑袋上,即便是星力所构,也被砸的顿时凹进去一大块。这佛串实在是太过于势大力沉了,旋转起来之后的力度,更是强悍无比。如果是寻常人,被这么砸中,轻则伤筋动骨,重的话直接被砸死也不是没可能,更何况是从夏妙然的手中施展出来。

    佛串本身就是一件法器,此刻其中的气场也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致使这本就重达几十斤的佛串,此刻仿佛具备了数百公斤的重量。说的形象点儿,被这种佛串砸在脑袋上,就好比被一块巨大的石碑直接拍在脸上,那绝对是能够将人拍飞的情况。

    佛串力衰,夏妙然左手一抄,将其摘在手中。右手的佛手却又紧跟而上,顺势重重的砸了下去,直砸在金日旬的肩头,只见他的肩头瞬间坍塌了一般,整条手臂软软的垂着,肩膀明显已经被这一记佛手直接砸烂了。

    可是夏妙然却并没有半点欣喜之色。

    这一次,她明明看到金日旬的脑袋被砸出了一个洞,肩膀更是直接被砸碎了,可是,她却依旧没有感觉到半点反作用力,也就是说,她依旧觉得自己这一记佛串和一记佛手,都落空了一般。

    这就太过于诡异了,视觉和身体的感觉严重不符,双眼看到的无法被身体所感受。

    不等夏妙然再度挥舞起手中的佛串和佛手,就只见已经被砸的奇形怪状的金日旬,摇摇晃晃的走向夏妙然,一把就很轻松的将夏妙然手中的佛串和佛手抢了过去。

    然后,如法炮制,就像是刚才那样,金日旬竟然将这纯铜打造的佛串和佛手都吞了下去,甚至伴以咀嚼,口中咯咯吱吱的发出古怪的声响,听得夏妙然毛骨悚然。

    吃完了佛串和佛手之后,金日旬再度转过身朝着蒋怡的方向一摇一晃的走去,夏妙然完全没有了办法,她又不敢再取来法器,照这样下去,多少法器也不够金日旬吃的。

    夏妙然凝神仔细的观察前方金日旬的背影,她突然发现,金日旬的那个脑袋,似乎比起刚才要凝练了许多,而且在他不断前行的过程中,那颗脑袋被砸的坍塌了的部分,竟然在缓缓的复原。

    不光如此,他那早已肩骨尽碎的肩膀,也在一点点的复原,可以看见明显的肩膀恢复的过程,就像是肩膀在自动生长一般。

    金日旬走得近了,蒋怡也有了感应。

    她回过头,蹙着娥眉,又是一剑引动许多星力轰了过来。

    金日旬的反应和刚才如出一辙,根本不加抵挡,任由那团星力完全命中,随后被他的躯体吸收了进去。

    夏妙然终于得到了证实,她这才明白为何金日旬放弃了许半生这个目标,而去走向蒋怡。

    他的目的是蒋怡牵引下来的星力,这星力,怕是可以帮他完成躯体的重建,又或者说,就是头颅的重建。

    不光星力,恐怕这世上任何一种气场,都可以帮他复原。

    这就是为何他刚才会将短剑以及佛串佛手都吞食下去的原因,他所要获得的,仅仅是法器之中形成气场的那些东西罢了,这是一种能量,一种力量的本源,和蒋怡从夜空的点点繁星之上引动下来的星力是一个道理。

    眼见蒋怡又要用星力攻击金日旬,夏妙然急忙喊道:“怡姐姐,不要!他需要吞噬星力,只能用并非法器的东西来对付他!”

    蒋怡闻言一惊,很快她也反应了过来,毕竟,此刻的金日旬已经有了个脑袋,而且明显比之前显得凝练多了,这蒋怡也是看在眼里的。

    可是,蒋怡现在又能有什么并非法器的武器呢?她面前的法坛之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法器,谁会想到跟金日旬对战,竟然不允许使用法器啊!

    无奈之下,蒋怡又看了看许半生,许半生依旧昏迷不醒,蒋怡突然想到了史一航,急忙问道:“史一航,你带了枪么?”

    虽然是十七局的负责人,不过总也算是公职人员,身上有配枪也是正常的。

    史一航虽然伤势很重,不过他还算勉强能够支持,听到蒋怡的话,他忙开口道:“在外边的车里,我没带在身上。”

    夏妙然听见,毫不犹豫的就想冲出院墙,在法器不适用的情况下,枪械毫无疑问是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既然车里有枪,岂有不取之理?

    可是,夏妙然却似乎忘记了,院子之外,是密密麻麻的各种生物,那几乎构成了一支军队,也不知道金日旬是从哪里召唤来的。

    刚刚翻越墙头,夏妙然就后悔了,她发现自己落在了一群古怪的生物之中。

    夏妙然终于彻底看清楚了这些生物都是些什么东西,那分明都是一些骨架,是那些生物的骨架,在它们的身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烟雾,这层烟雾刚好构成了它们身体上的肌肉和皮肤,使得这些生物的骨架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完整的生物一般。

    那些生物仿佛闻到了夏妙然身上的气息,夏妙然刚刚落地,它们就疯狂的涌了上来,倒是不难处理,随便出了两拳,那些生物就仿佛被星力打中一样,瞬间化作一团轻微的闪光,然后就此消失。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消失了两只,又有更多的瞬间涌了上来。

    夏妙然这时候也才发现,甚至就连那些生物的骨骼也都是虚幻的,并非真正的骨骼,只不过构成骨骼的部分颜色已经很浓郁了,和真正的骨骼很是相似,所以她刚才一时间才没能看清楚。

    而此刻看清之后,夏妙然才意识到,这些密密麻麻看的人头皮发麻的生物,竟然完全是虚幻的存在,它们不堪一击,可又数量太多,即便把人累死了,恐怕也无法完全消灭。

    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能有什么用,从轻轻一拳就能令其消失来看,似乎也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可这时候的夏妙然怎么可能轻易的尝试,她绝不会允许这些古怪的东西主动的碰到自己。金日旬绝不可能召来一群毫无用处的东西,这些东西一旦主动攻击,恐怕还是会对人体造成真正的伤害。

    车子就停在不远的地方,夏妙然再不敢犹豫,脚尖点地,高高跃起,挥拳又将挡在前方的几个东西打至消失,她一边挥舞着双拳,一边朝着那辆车狂奔而去。

    一路上也不知道让多少东西消失,夏妙然终于来到了车前,一拉车门,夏妙然就朝着车内冲去。

    可是,车里竟然也有一只那种生物,夏妙然刚把脑袋探进车里,那东西立刻就扑了上来,夏妙然猝不及防,竟然被那东西一把抓住。

    说抓住不准确,可夏妙然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

    她看见自己被那东西“抓住”,那东西本是一只猫头鹰的模样,可刚刚接触到夏妙然,立刻就变成了一团烟雾一般,然后将夏妙然伸出的手包裹了起来。

    夏妙然赶忙一掌拍去,那东西再度化作云烟,可夏妙然也感觉到自己被“抓住”的手上传来刺痛。

    眼睛一扫,她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背之上,竟然像是被强酸腐蚀了一般,坑坑洼洼,千疮百孔。那阵阵的刺痛正是由于这些坑坑洼洼,夏妙然再不敢对那些东西的攻击力有半点的侥幸,强忍着手背上的疼痛,她在车里一边不断击打着也疯狂试图钻进车里的那些生物,一边飞快的寻找着车里的枪械。

    很快,夏妙然就找到了一把手枪以及一把短式冲锋,旁边还防着一个装弹匣的袋子。夏妙然一把抄起,然后一路杀戮的回到了院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