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春风十里春扬州路

作品:《不务正业的厨子

    涛声、轻风、陆家嘴。

    滨江大道上蒋晓玲牵着闺蜜的手漫无目的地逛着,一只脚还不老实地踢踏脚下的地砖,紧张的工作下难得奢侈一天,却因为鹿鸣苑提前打烊无疾而终。郁闷的怨气,就是许多轻风也载不动。

    “哎呀,小玲好了呀,我去请你吃西餐怎么样,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餐厅,他们家的牛排可不错,特别鲜嫩。”闺蜜拉住蒋晓玲,讨好地说道。

    减肥很重要,但用不着这么拼吧。

    做闺蜜也很苦恼啊,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小腹,再瞅瞅远方的滨江大道,在璀璨与繁华之间望不到尽头,就心生绝望。

    “可、可是我不甘心,好想吃鹿鸣苑的蟹粉狮子头啊。”蒋晓玲跺了跺脚,扭着闺蜜的胳膊撒娇说道。

    “那明天去吃喽。”闺蜜到不觉得有什么,鹿鸣苑就在那里,难道还能一夜之间跑了不成。

    “不一样的。”眉黛轻蹙,蒋晓玲心头莫名地涌出丝丝缕缕的悲凉。

    蒋晓玲被闺蜜拉着坐在江边的长椅上,星河断续,雪浪千朵,剪不断地无穷愁绪,理还乱的是女儿家的哀怨,静谧而和煦,黄浦江也有着一段儿女情长。蒋晓玲不知为什么为了一顿未曾品尝的蟹粉狮子头多愁善感。

    期待吗,蛮期待的;失望吗,蛮失望的。

    蒋晓玲发现自己的思绪突然乱了,如果被姐姐知道了,会不会被嘲笑?她不得而知。

    哎呀,姜老板,你知不知道有一位美女正思念着蟹粉狮子头,仅仅邂逅,便害了相思,想着想着一缕红霞慢慢爬上了蒋晓玲的俏脸。

    “啊。”闺蜜拉着蒋晓玲,凄厉的惨叫一声,哆哆嗦嗦地指着江边,“鬼,贵啊。”

    蒋晓玲被吓了一跳,对蟹粉狮子头的相思被硬生生地丢进了黄浦江,循声望去,正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从黄浦江里爬上来,难道是水鬼?她觉得浑身一冷,黄浦江吹来的江风也阴森森的,当年那场战争,大魔都可是血肉磨坊啊,出现个把水鬼也算是正常吧,而且魔都的一些灵异事件也不算是空穴来风。

    还好她从小有个争强好胜的姐姐,被锻炼的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蒋晓玲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借着灯光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江水冲洗的七七八八的脸谱,不过怎么这么熟悉。

    “姜老板?”蒋晓玲试探地叫了一声。

    “嗯?”姜源疑惑地抬了抬头,正看到分别不久的蒋晓玲在好奇地打量着自己,湿漉漉的他顿时尴尬起来。

    “呵呵,晚上好,蒋小姐,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天气炎热,我在黄浦江洗个澡,凉快凉快。”姜源干笑着说道。

    神特玛炎热,本美女还没换夏装好不好。

    咦,画风不对啊,应该是本小姐被吓到了好吧,蒋晓玲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好啦,清婉,是姜老板,不是什么鬼,看把你吓得,真不知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小。”蒋晓玲没好气地推了闺蜜一把,让她从自己怀里出来,自己胆子小不说,还吓了老娘,不是,本小姐一跳。

    鬼?姜源嘴角一阵抽搐,难道还有这么帅的鬼吗?

    “姜老板?”清婉这才畏惧地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的‘鬼’。

    个子还算高大,头戴金箍,可惜是一头短发,没有披头散发的恐怖,那张脸谱是一张丑角的脸吧,现在花了,显得更滑稽,一袭宽大的黑衣,额,怎么好像猪八戒的戏服?湿漉漉的,狼狈的滑稽,哪有青面獠牙的可怕。

    “呵呵,是我,美女没吓到你吧。”姜源没想到自己唐突了美人。

    “噗。”娇若含烟海棠,秋水清浅,清婉忍不住笑了。

    突然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懊恼地白了他一眼,顿时百媚丛生,阴森森的气氛被一下子冲散了。

    春意盎然啊,晃得姜源有些失神。

    “呵呵。”蒋晓玲轻咳了一声,气氛这才正经起来,“姜老板,你怎么在水里?”

    蒋晓玲才不相信姜源刚才的鬼话连篇,一个字也不相信。

    “玩cosplay,玩崩了,正在被警察追杀。”姜源洒脱地说道。

    扰民而已,鸡毛大的事,只要不被逮住,消失一段时间,应该会云开雾散。姜源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一头女霸王龙盯上了。

    “玩崩了。”蒋晓玲下意识地看了看对面的陈元帅广场,然后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该不会从对面游过来的吧。”

    “没,我是一直潜水过来的。”姜源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姜源才不那么傻,如果游过来探照灯一照,岂不是无所遁形?再说遇到江轮的话,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可能下大,不如走下路。

    “啊。”蒋晓玲吓傻了,黄浦江虽然比不得长江,据说最宽处也有八百米,陆家嘴到外滩怎么也得四五百米的样子吧。

    他难道真的是水鬼?

    “看把你吓得,我中途也有换水啊。”为了不吓着蒋晓玲,姜源只好撒了个小谎。

    “吓死了我,你知道吗。”蒋晓玲轻拍胸口,嗔恼地说道“:你有大麻烦了,知道吗?”

    “大麻烦?”姜源有些迷茫,他不知道指的哪方面。

    “算了,我还是把你赶紧送回鹿鸣苑吧,你被抓到就真得麻烦了。”蒋晓玲忽然想到什么,拉着姜源,催促着清婉往停车场走去。

    乳白色的宝马车,算不得张扬,装饰布局极具女性化,里面一尘不染,让姜源有些踟蹰。

    “哎呀,怎么了?”蒋晓玲见姜源迟迟不上车,焦急地催促道“:赶紧走吧,你这么招摇过市,被警察发现可就坏了。”

    “你看我这一身?”姜源郁闷地指着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行了,没想到你这大男人还这么婆婆妈妈的,没事儿,我自己到时候洗洗就行啦。”蒋晓玲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催促着姜源快点儿上车。

    姜源咬了咬牙,钻进车里,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在乎了,我还犹豫什么劲儿。

    “多谢,蒋小姐。”姜源感激地说道“:过阵子,我请你们吃饭。”

    “喂,姜老板,你这太没诚意了吧,我们晓玲没能吃到你做的蟹粉狮子头,不知道有多郁闷,改日不如撞日,今天请不行吗。”清婉打抱不平,回头冲着姜源抱怨道。

    “呵呵,清婉小姐,这请客哪有只请一道菜的,现在鹿鸣苑只有李鸿章烩菜和蟹粉狮子头,等推出其他菜式,请客才显得有诚意嘛。”不是他不想现在请客,而是鹿鸣苑现在的菜单显得实在有些鄙陋,拿不出手啊。

    蒋晓玲莞尔一笑,没想到姜源还有自知之明的,尤其是贴在柜台上那张用a4纸写得菜单,要多煞风景有多煞风景。

    “哼,没诚意,请美女吃饭都没诚意,难道你不会做其他的吗?”清婉的小心思忿忿不平,她很好奇姜源的厨艺。

    “不是,不会做,而是鹿鸣苑还没采购到其他的食材,没有合适的食材,鹿鸣苑宁缺毋滥。”姜源故作严肃地说道。

    宁缺毋滥?两位美女不禁肃然,在中国餐饮业日趋工业化的今天,坚守本味,坚守传统的人已经不多了。

    “原谅你了,我们蒋大美女可是扬州人,到时候可不能惫懒。”清婉琼鼻微皱,不甘心地说道。

    “哎呀,你个死妮子说什么呢。”蒋晓玲听得俏脸一红,狠狠地剜了眼清婉,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她非得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死妮子。

    “嗨,晓玲你脸红了。”清婉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地大嚷大叫。

    “你敢说。”蒋晓玲脸更红了,恰似黄浦江头的那一抹嫣红。

    姜源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坐后排,两个女人的战争,他可不敢介入。全身湿漉漉的难受,因为是女生的车,他又不能乱动,整个人难受极了。

    蒋晓玲偷眼看了下姜源,发现他正在假寐,根本没什么变化,忐忑的心既安宁又失落。但美女就是有着莫名的自信,旋即收拾心情专心开车。

    因为姜源的事情,自然不敢直接横渡黄浦江,兜了一个打圈子才横渡苏州河返回鹿鸣苑,周围没有发现警察,三个人这才长长出了口气。

    “多谢,蒋小姐,他日定当准备一场丰盛的酒菜。”站在门口,姜源丝毫没有请她们进去的意思,只是学着古人抱了抱拳。

    “美女救狗熊,姜老板可不要忘记今天说得话,忘了我们晓玲的心意。”清婉古怪精灵地看了眼姜源,跺了跺脚,娇声说道。

    “死妮子,叫你瞎说。”气得蒋晓玲在清婉的腋下撩了一把。

    “哈哈,蒋晓玲,我说的不对吗?”清婉侧着身子,躲过了蒋晓玲的偷袭,一口气跑到汽车旁,遥遥地喊道。

    “哎呀,死妮子。”蒋晓玲忸怩地跺了跺脚,脸色又羞又红。全然没了都市丽人的洒脱。“清婉,清婉,她就是口无遮拦,其实心地挺好的。”

    “没事儿,我没有放在心上。”姜源定了定神,冷硬地说道。

    “哼,到时候我能不能带家属?”蒋晓玲眼波流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自然可以,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