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冷面第老爹

作品:《悍卒之异域孤狼

    雷震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要不是身旁有棵树被他扶住,他这下就直接坐到地上了,团座死了?连团座都殉国的话,那自己这个二八八团还能剩下谁呀?

    可还没等雷震云伤心,就看到一个黑影急速走过来道:“你包里都是什么?给我看看,拿来给我看看。”

    雷震云本来心情就极其糟糕,一看过来的人这么鲁莽当即就来了脾气,他本来没打算吃什么独食,既然露面了,背包里的东西就算全给他们留下也没什么,但你想抢却不行。

    那人到了他面前,伸手就想去摘雷震云的背包,雷震云本想伸手把他推开,但那人离近后就着火光一看清他的脸,雷震云立刻缩回手来赶忙来了个立正敬礼道:“老爷子好。”

    过来的人是个50多岁穿着的老头,又黑又瘦胡子拉茬,还戴着一副瓶子底一般的高度近视镜,他不耐烦的对雷震云道:“手放下,把包给我。”

    雷震云不敢殆慢,立刻取下背包放到老头的面前,老头再也不搭理雷震云了,打开背包后一顿翻找,然后惊喜的道:“吗啡?你哪弄的这么多吗啡?”

    雷震云笑道:“从鬼子那里抢的,老爷子,您怎么没跟着大部队呀?”

    老头冷着脸道:“我走了他们怎么办?”

    这个老头是96师里最高级别的军医,说是最高级别,但身份却只是个下士,他从前是南京医院的外科主任,是中国最有名气的外科医生之一,南京一役他在德国的拉贝先生保护下才逃得了一条性命,但却亲眼目睹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等到终于逃出这座人间地狱,他就直接去了重庆申请入伍当兵,重庆政府怎么会让他这样一个名满天下的医生去军队?所以婉言谢绝之后把他安排到了重庆政府的卫生系统工作,但这个倔老头哪里会要这个安稳?竟然当夜就从重庆跑了。

    再后来,正在与敌人浴血鏖战的前线上就多了一个瘦小枯干的小老头,这个老头是按着随军民夫的编制进的军队,开始时让他干的是挑夫,但他的岁数大了,又近视的厉害,所以军队里的好心管事就把他安排到了厨房。

    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黄老头做饭的手艺不咋样,但却喜欢一有时间就往伤号棚里钻,正值战时,伤员多得数都数不清,所以军医一看这老头来帮忙也挺欢迎,但一看老头这治伤的手法,当即就给老头跪了。

    至此之后96师里就多了这么个传奇人物,老头子的医术好到吓人,但脾气也大到吓人,只要让他看不顺眼了,不论面前是多大的官儿他都敢照骂不误,连师长余韶在他面前都不敢挺直了腰杆子说话。

    老头子从伙夫变成了军医,这身份也就再不能和从前一样了,所以按着惯例,是要让他当军官的,这么一个人物肯定是大有来历,但他登记的名册上就记着歪歪曲曲的三个字,黄老五,连个籍贯,年龄都没有,这可怎么查得出来?去问老头子时,招来的却是更加凶狠的臭骂,时间一长也就没人再敢问了。

    到后来师长余韶亲自陪着笑脸去了,这回老头居然没骂人,但受宠若惊的余师长刚一提让他当军官的事,老头子就冷冰冰的回了他一句:“丢不起那人,中国落到现在这个模样,就是因为中国的军官们都是畜牲。”

    余师长被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闷闷不乐的回了师部,让老头当军官的事也只好作罢。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黄老爷子的名头越来越大,这些当兵的全都敬重他的医术和耿直,再加上他那一把年纪,大家都开始在背地里称呼他为冷面老爹。

    如今这位冷面老爹就蹲在地上翻捡着雷震云的背包,但已经从一开始的面带喜色变成了眉头紧锁,等都翻完之后,他蹲在地上翻了翻眼皮道:“小子,别的东西呢?你这包里的都不成套啊。”

    雷震云暗暗在心中叫苦,他的背包里主要装的是吗啡等药物,里边还有几包目前他们最需要的磺胺,因为大家要把背的东西尽量多拿,所以林秀和维罗尼卡把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打包装好了,有一些成套的,比如说急救包什么的,都是挑捡着拿的,把里边的多余剪刀之类的东西都扔了。

    现在老爹就是发现雷震云的几个急救包里都没剪刀,才判断出他还有私货藏着。

    雷震云本来不想承认的,但却知道这样说不过去,就嘿嘿笑着对老爹道:“我这边也有好几个人,是接了团里重要任务的,剩下的东西他们带着呢,老爷子,我们还有任务要完成啊。”

    老爹冷哼了一声道:“拿来让我瞅瞅,该你们拿走的我一样都不多留。”

    雷震云的头皮又有点发麻,如果被他检查完了,他们这几个人最多也就能剩下一个背包的补给品,他到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眼前这些人已经没有必要再救了,还不如把东西都给后面的活人留着。

    所以雷震云苦笑着低声道:“老爷子,我再给您带来一包东西吧,但最多也就是这一包了,您应该能看得出来,这些兄弟,怕是您想救也救不回来啦。”

    老爹还真没生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后叹气道:“你小子说的有理,好钢是要用到刀刃上,但我实在是不忍心,不忍心不管他们,只要有药,我好歹也能保住十几个。”说罢竟然擦了擦眼泪。

    雷震云等所有的96师士兵都极敬重老爹,现在一看到他竟然流了眼泪,雷震云心里更加难受,但眼前的事又不得不狠下一条心来,所以他对老爹道:“老爷子,我再给您留一包军需,但我这里的几个人身上还有任务,等这件任务执行完了我一定回来,到时候帮弟兄们再弄一些鬼子的军需。”

    回到营地之后,雷震云闷闷不乐的坐到了地上,因为他的离去所以大家全都没睡觉,只有维罗尼卡搂着孩子躺在担架上,林秀给雷震云递过来一份热好了的日军口粮道:“你怎么了?都看到什么了?”

    雷震云苦笑了一下道:“是几个咱们的伤兵,我把我背的那一包东西给他们留下了。”

    林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躺到了维罗尼卡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