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陆岩5的母亲

作品:《超凶的客服

    张所长摊在椅子上,如堕梦中,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说什么他也不会为了巴结秦龙,摊上这档子事。

    自己多不容易才当上所长的,是一家七口的经济支柱,一旦罪名坐实,三死五伤的事故,自己肯定牢底坐穿,那一大家子人怎么办?还靠自己养活啊。

    两名警察如拖死狗一般,将张所长拖了出去。

    陈富贵和陆岩单独聊了好一会,知道了陆岩原来的警察身份,也知道了陆岩怎么进监狱的。

    斗殴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还是秦龙先动的手,陈富贵直接就将陆岩放了,只是留下了电话,监房的暴力案件,随时听审。

    “那个江希影怎么就把你开除了?你身手这么好,还会医术,正是我们警察队伍需要的人才,她这不是胡来么?

    可惜,我听说这个江希影很有背景,就连我也不敢乱动,加上陆英雄你确实犯的错太重了,直接下行政命令,恢复你的警察身份,怕是行不通了。”

    陈富贵叹息地道。

    “没事。”

    陆岩无所谓地笑了一下。

    “那陆英雄你就自去,以后有什么需要我陈富贵的地方,只要不是纪律原则问题,哥都帮你办。”

    陈富贵拍着胸脯道。完全不顾及他的年龄都能当陆岩叔了。

    “那多谢陈副局了。”

    “你就别叫我陈副局了,叫我陈大哥吧。”陈富贵豪气地道,不过他这相貌和体格,怎么豪气都显得很滑稽。

    “那也别叫我什么陆英雄了,我听着瘆得慌,就叫我陆岩吧。”

    “那行,陆兄弟你把我号码存好,那是我的私人号码,你可别乱传,大哥还有公事,就先走了。”

    陈富贵向陆岩告辞,带着随从离开。

    “陆兄弟这么好身手,要是有他保护伊瓦洛公主,我岂不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可惜,可恶的江希影。”

    陈富贵坐上车,还在心里骂江希影。要是陆岩还是警察身份,派去保护伊瓦洛公主就顺理成章,还可以借机给陆岩弄一份功劳,至少让他升个处长当当。

    实在可惜。

    嗯?伊瓦洛?

    陈富贵突然脑门一亮:“对啊,我不能直接恢复陆兄弟职务,伊瓦洛公主可以啊。”

    陈富贵一下子想到一个绝妙主意,一拍大腿,立刻对司机警员道:“走,去找伊瓦洛公主。”

    ……

    “少爷,就让那小子这么走了吗?”

    秦龙一行人看着陆岩被陈富贵送出派出所,光头保镖愤愤不平。

    “不然还能怎样?你们这群废物又打不过他,他还有个副局长撑腰。”秦龙怒声道。

    光头保镖几人低着头,不敢做声。

    “放心,他得意不了多久,有两下子是吗?我会让你变成废人。”

    今天自己在4S店丢那么大脸,不断陆岩一条腿,岂能消秦龙心头之恨。

    陆岩的武功秦龙看出来了,的确比自己高一个档次。但是秦家培养的杀手里面,有的是比自己厉害的人,到时候必让陆岩尝尝被自己踩在脚下的滋味。

    ……

    车没买到,陆岩不得不再次坐公交回家。

    折腾一天,回到家天也黑了,陆岩打开客服软件,星仔的消息最先弹出来。

    “陆岩,我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你该发货了吧?再不发货,斧头帮那群人就要杀了我了,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也别想完成任务。”

    陆岩隐隐感觉到,星仔越来越过分了,现在竟然直接叫自己名字了,而且话语间还有威胁自己的意思。

    “你跟谁说话呢?我欠你的么?完不成任务就完不成任务,你以为我要求着你?”陆岩听到星仔的语气很不爽,直接怼了回去。

    “行行行,我错了行吗?系统,你就赶快发货吧,算我求你了好吗?”

    星仔也没办法,他靠着陆岩给他的货,给斧头帮赚了大钱,现在在斧头帮地位举足轻重,可是陆岩突然不发货了,他的百货店存货就快卖光了。

    以星仔的聪明,哪里想不到,一旦他无法为斧头帮赚钱,自己在琛哥眼里就是个废物。

    而且没有钱,那两个弹琴的,还有那些自己收买的高手,也不会听自己的话。到时候反噬,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催促陆岩发货,之前陆岩不搭理他,刚才终于搭理他了,问他要了一部只有百分之三电量的手机。

    星仔哪里能不趁此机会,赶紧让陆岩发货。

    陆岩看着星仔焦急的样子,最终还是不忍心。

    “明天给你发货。”

    得了陆岩这句话,星仔立即高兴起来。

    陆岩关了聊天窗口,心中只希望星仔不要在自己影响下彻底变坏,这不是他该走的路。

    又重新查看了一遍挂着的任务。

    慕容复估计还在修炼《易筋经》,助他成为武林盟主的任务,恐怕要等他大功告成,才能开展。

    欧阳明日不思进取,没什么要求,陆无双也没有新的愿望。

    除了明天去给星仔备货,陆岩倒是暂时没什么事了。正好明天去接手珠宝店,好好打整一下。

    忙完客服软件的事,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陆岩有些饿,到厨房做了饭。

    十二点的时候,房间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妈妈挎着挎包,疲惫地从外面走进来。

    陆岩的妈妈名叫千婷依,搬到这片小区时,绝对是小区第一美人,并且甩第二名十万八千里,因为守寡的原因,这些年要给陆岩找后爹的媒人不计其数,甚至陆岩都劝过妈妈再找一个。

    只是都被千婷依一一拒绝。

    随着容貌逐渐衰退,大家也知道了千婷依无心找第二个男人,这些年给千婷依说媒的人才少一点。

    近四十岁的千婷依,皮肤质量早已不能与二十岁时同日而语,只能靠化妆品维持着,不过即使如此,也能从五官容颜中,看出当年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陆岩长得不差,但是却和千婷依不是很像,陆岩从没见过父亲的照片,千婷依说陆岩相貌随他爸,陆岩想,如果随千婷依,可能会帅得一塌糊涂。

    千婷依抬头看到客厅灯开着,陆岩坐在沙发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一个警察上班可不能没精神。”千婷依带着批评的口吻道,她对陆岩一向要求很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