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章 黑马?

作品:《我老婆是花木兰

    花木兰笑着说:“十发十中我也能做到,谁的骑射技更精湛就要接下来几轮的比试了!”

    北魏以武立国,骑兵乃是主要兵种,就在此时,全国的武力有八成以上都是骑兵,别说中军和镇戍军,就连各地维持治安的县兵和郡兵都有不少骑兵。

    会骑射的兵卒又多少?这个没法统计,更没有具体的数字,仅仅在金陵大营内,骑射技十发十中的没有一千也有数百人,想要靠十发十中夺得名次那也是痴心妄想。

    果然,接下来参赛的骑兵之中不断出现十发十中者,不过都是中兵和镇戍兵,如曹蛟这般是辎重兵也出现了好几个。

    次日,军官将校参加的骑射大赛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十发十中,没有十发十中的全部被淘汰。

    接下来,晋级的兵卒和军官将校混合参赛,参赛总人数有两百六十九人,第一轮要淘汰大部分,只剩下一百人。

    第一轮,平行距离射移动靶,由十个兵卒在一条深沟之中扛着靶子跑动,参赛者配备十支箭,骑马在骑射区射平行移动靶,靶上有环,环数越多者,晋级的可能性就越大。

    “第三十九号,怀朔镇第二幢幢将花木兰上场准备!”

    花木兰上马,从花魁手里取过骑弓,把箭壶挂在马腹右侧,花魁已经被淘汰了,只能跟在花木兰身边做些杂事。

    赵俊生站在一旁说:“木兰,放轻松一些,以你的骑射技只要正常发挥,晋级是绝对没问题的!”

    “嗯!”花木兰点头,打马走进了骑射区。

    随着裁判的旗帜挥动,她打马向对面奔跑过去,侧面远处的靶子也开始依次移动起来,她拉弓射箭又取箭拉弓再射箭,战马飞奔,马蹄掀起一蓬蓬的泥土。

    一口气射完十支箭矢,花木兰的射箭动作如行云流水,看着舒服极了。

    成绩很快出来:“花木兰射十箭,全部命中,八十九环!”

    “好啊!”第二幢的兵卒们纷纷跳起来大声欢呼。

    等花木兰骑马走出来,赵俊生上前牵着缰绳让她下马,说道:“木兰,这次射得不错,八十九环的成绩在前面这三十人当中已经是排名前几了!”

    花木兰没有显得太高兴,参加比赛的有两百多人,谁也不知道后面会有多少人能射出九十环以上。

    这时杜贵骑着马经过,他看了看花木兰和赵俊生,皮笑肉不笑:“花幢主,八十九环不错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晋级”。

    花木兰懒得理会这种无赖之辈,扭过头去也不看他。

    赵俊生却不想让杜贵太过嚣张,抬脚往地上一踢,“嗖”的一声,一枚石子被踢出去飞向杜贵。

    “哎呦!”杜贵脑门被射中,大叫一声跌落下马。

    几个亲兵随从惊叫着七手八脚把杜贵扶起来,周围众人一看,只见杜贵脑门上已经凸起了一大紫青色大包。

    “哈哈哈······”众人被杜贵这副尊荣都给逗笑了。

    杜贵一抹脑门,摸到了大包,只觉得一阵疼痛,顿时气急败坏的跳脚大骂:“哪个混蛋干的,谁?谁啊?有种站出来!”

    赵俊生再次踢了一脚,又一枚石子射中了杜贵,杜贵再次疼得大叫:“哎呦······快走,快走!”

    亲兵随从们护着杜贵仓惶离开了,只看得周围之人纷纷大笑不止。

    花木兰把赵俊生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笑着责怪:“俊生哥哥,你也忒坏了,那杜贵连续挨了两下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心里估计窝火的很!”

    赵俊生苦着脸说:“木兰,我这都是为你出气,你怎能说我?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了!”

    花木兰只好安慰他:“俊生哥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我领情就是了,你别生气,好么?”

    “那还差不多!”

    两个人这边正说着话,杜贵却是已经骑马上场了,别看这家伙武艺稀松平常,骑射功夫却是了得,一趟跑完,十支箭射了出去,等到成绩出来,就连赵俊生和花木兰都有些惊呆了。

    “右卫军第三幢将杜贵,十箭全部命中,92环!”

    赵俊生有些咋舌:“这杜贵的骑射功夫竟然如此精湛?”

    花木兰见赵俊生有些担心,安慰他:“一个人总有不擅长和擅长之处,杜贵有如此骑射技也不足为奇,况且这也不是最后一轮,还有好几轮呢!”

    接下来上场的是曹蛟,赵俊生等一干辎重营的军官们都对他寄予厚望,纷纷为他打气鼓励。

    曹蛟骑上了赵俊生送给他的宝马,又换上了一声崭新的铠甲,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完全不同了,看上去颇为英武。

    令旗挥下,曹蛟策马向对面飞奔过去,在上万人的注视下,连续不断把十支箭射了出去,待他勒马停下,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结果。

    “怀朔镇戍军辎重营兵士曹蛟,十箭全中,九十九环!”

    校场周围突然发出一道巨大的轰然声,这个成绩可把之前所有人都比下去了,九十九环简直是一个逆天的成绩。

    所有人都对曹蛟这个辎重兵议论纷纷,也有不少人打听曹蛟的家世出身。

    正在帅帐喝茶的元帅安原听到麾下亲兵报告:“你说怀朔镇辎重营一个兵卒射了九十九环?本帅没听错吧?”

    亲兵抱拳回答:“绝对没有错,这个成绩真实有效,这人叫曹蛟!”

    安原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这个怀朔镇辎重营竟然藏着这等人物?曹蛟是吧,本帅记住了,你继续盯着,看看这曹蛟最后能到哪一步!”

    “是,大帅!”

    等曹蛟从骑射区出来,赵俊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哈哈哈······曹蛟兄弟真是神射,射移动靶竟然都射了九十九环,以后谁还敢小看我们辎重营,干得好!今日晚间来本都尉的牙帐吃酒,别忘了!”

    曹蛟面带喜色,抱拳答应:“多谢都尉赏识!”

    刘继宗、奚炎、杜贵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也知道曹蛟是赵俊生的手下,他们与赵俊生可谓是颇有瓜葛,赵俊生两次对他们下重手,其中一次还把他们扒光了吊在寨墙上示众,这对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发誓要让赵俊生尝尝他们的手段。

    可如今赵俊生的手下又大出风头,把他们几个的光芒都压下去了,这让让他们如何受得了?

    杜贵对奚炎说:“奚兄,现在就看你的了,只要你能射中一百环就能把赵俊生那厮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奚炎张了张嘴,没好气的说:“你说得轻巧,一百环是说能射出来就可以射出来的吗?这可是要靠真本事啊!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正说话间,裁判叫喊让奚炎上场,奚炎立即上马跑进了骑射区。

    一通箭矢射下来,很快就出了成绩,“右卫军幢将奚炎,十箭全中,九十四环!”

    奚炎的情绪有些低落,他是冲着一百环去的,可只射了九十四环。

    杜贵和刘继宗纷纷安慰,“奚兄别泄气,九十四环已经很不错了,这又不是最终结果,只要能晋级,还有好几轮呢!”

    奚炎点头叹息:“也只能这么想了!我说几位兄弟,我等都是出身豪门,若是连一个辎重营的泥腿子出身的人都比不过,哪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军营之中待下去啊?”

    刘继宗和杜贵二人互相看了看,都说不出话来,他们都知道说狠话也没用,骑射靠的是真本事,不会因为你是豪门就能获胜。

    半天的时间淘汰了两百人,只剩下七十个成绩在八十环以上的,这些人还九成以上都是军官将校。

    下午接着进行淘汰赛,这次靶子的距离拉远了,距离骑射区足足有八十步,这个距离差不多已经到了骑弓的最大有效射程,骑弓比步弓短小,因此弓的张力小不少,射程自然是比不上步弓。

    一排十个靶子,每一个靶子的前面都吊着一枚铜钱,参赛者要用箭矢穿透铜钱,把铜钱钉在靶子上,铜钱钉在哪个环内就是几环。

    “这个难度简直直接拔高了几个层次啊!”赵俊生有些瞠目结舌。

    花木兰点头说:“不错,这一关完全就是为了骑射技极为精湛的人设置的,如此远的距离连铜钱都看不太清楚,如何能射中?这一关不但考验骑射技,还考验目力,目力不佳者,肯定射不中!”

    赵俊生问道:“木兰你又没有把握射中?”

    花木兰也没有从来没有这么练习过骑射,但骑射技到了她这种程度,其实射箭时都不用瞄准了,而是依靠感觉射箭,若是还要依靠瞄准来射箭,这一关绝对过不了。

    花木兰说道:“我也没有把握,只能试试看了!”

    “一个上场的是怀朔镇辎重营兵士曹蛟,曹蛟进场!”

    随着裁判的声音传出,所有人都看着骑马走进骑射区的曹蛟,曹蛟此时整个人显得很自信,脸上看上去神采奕奕,看来这几轮下来他取得的成绩已经让他找回了自信,骑射是他熟悉和精通的领域,能在这种环境下有这种自信也属正常。

    一阵马蹄声响起,所有人就看见曹蛟策马飞奔的声音闪过,一连串的“嗖嗖嗖”的声音传出,他已经策马跑到了尽头,十支箭矢也已射完。

    “怀朔镇辎重营兵士曹蛟,十箭全部命中铜钱,八十二环!”

    “嘶——”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这简直是一个恐怖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