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2章 怪怪异的守卫

作品:《走进修仙

    在发现了这种异状之后,王崎身下的几个分身里,隔离得最远的两个立刻反手砸在地面上,砸开岩层,查看下方的事物。

    应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吗?

    这下面的,也是法器残骸。

    它们甚至都不是同一种法器。这些法器里,有很多带刃的武器,奇形怪状,放在神州多半可以归入奇门兵器一类。而还有一些,王崎也辨别不出原型——因为很多东西在人族社会里面是不存在的。

    毕竟,很多法器的原型,也就是生活用品。虽然诸如杠杆、斜面一类的结构全宇宙通用,但是,大家彼此之间天差地别的生理条件,却使得生活用品也能天差地别。

    指甲刀算是基于杠杆原理而设计出的工具了。但一个没有硬质角质层的物种,就很难理解这东西存在的意义。

    王崎用手拨了拨。这些法器很“沉”。并不是重力意义上的沉,而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束缚住了,防止它们离开这个整体。王崎尝试用空间类法术干涉,却没有什么收获。看起来,这种束缚应该是基于电磁力的。

    法宝与法宝的空隙之间,则有些许根系一样的东西。

    王崎的两个分身拔了一些,放进嘴里嚼了嚼。

    幸好不是惊世骇俗的难吃,只是普通难吃——说真的,王崎至今都没有学会龙族那种吃屎都能觉得香的手段。

    他判断了一件事。不同地方的根系,是来自于同一植株上的。

    虽然这些法宝看上去年久失修,都跟古董一样,甚至还有些许裂痕。但王崎却能感觉得到,这法宝还没有彻底损坏。至少,它内里还有一道法力——这是法器还有主人的证明。似乎有一股法力流贯穿了这些法器。这法器之内的的元灵仍旧在吞吐灵力,不断变强。

    “温养法器?”王崎再次皱眉。

    他不是很明白这样做的意义。

    这些法器当中,最低的也就是符器一流,只能算印上了几个符篆,能够给修士使用。而其中最高级的……半仙器是别想了,王崎的感知之中,玄器级别都没几柄。

    大量普通修士的法器构成了大地之下的那一层东西。

    但是,这么做意义何在?

    温养法器吗?

    这宇宙飞船长度超过了五千公理,如果其下的每一寸地方都是这样的“法器堆”,而每一件法器都这样受到温养,那这个温养式阵法的复杂度,就毫无疑问是仙人级数的。

    当年那一支齐心协力造星球奇观破龙皇封印的元族,所建造的法阵,也不过如此。

    而这样的法阵,居然被用来……

    温养这些低级的玩意?

    成本与收益不成比例啊……

    “总不至于,世界上还有一种专门喜欢铺张浪费的文明,就是喜欢怎么低效怎么来吧?”王崎失笑。

    很快,他又有了发现。

    准确的来说,又发现的不是他本人,而是美神馈赠的“通晓语言”

    这个法术实体,成为了王崎力量的一部分。因而,王崎隐约有种判断。

    就这些法器之中的符篆体系来看……恐怕法器的主人,并非来自同一个文明。

    符篆是一种具有法术意义的符号系统。

    或者说,是一种灵气维度自组织运动,在三维空间的二维投影。

    这种符号系统很多时候,都是自偶然之中发现。

    但很多时候,这种发现,又会受到当地文明语言文字的影响。

    只要是符号系统,美神就有过研究。而如今的王崎也是语言学的大师。

    因此,他能够判断出这一点。

    由于修士的关系,一个星球上交流很便利,虽然方言有演化出来的余地,但是语言很难分化。通常一个文明也就只有一种语言,一个文字系统。最多也就存在一些土语。

    但是,这个宇宙飞船外壁上的堆叠的法器,却是出自不同星球的。

    ——这又是什么鬼?

    王崎愣住了。

    他真的不知道,这飞船的建造者,到底是收集癖还是收破烂的了。

    由于存在异常强烈的灵力流动,所以王崎的灵识无法太过深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个法宝……或者说法宝残骸构成的壳层,非常厚,至少有数百米。

    如果这飞船的所有岩质壳层下都是这种法宝层,那这法宝的数量,也着实可畏啊。

    至少,将星舰、天宫、天辰这些大型法宝抛出之后,神州人均所持有的法器体积,是要小于人族个体体积的。

    这还是人族走“善假于物”道路的结果。

    而若是将所有人都堆在一起,怕是连个峡谷都填不平。

    这绝不是一两个文明就能够拥有的法器数量。

    “大量的低阶修士……还真是移民船团,呸,移民船啊?”

    王崎思考片刻,仍旧是不解。

    问题的核心依旧没有变。

    就算这是移民船吧……你为什么不走仙路呢?

    然后,根据龙皇的反应来看,这传上多半也是有有限前知者的。

    既然你都前知了,那就应该知道,源龙星大日疆域不宜移民吧?

    全宇宙有几个大日疆域比这里更挤?

    这里的优质房就一个,但已经有一个住户和三个打地铺的前住户了!

    思考间,王崎的第三个分身也挥拳,砸碎了自己身边的岩层,开始查看。

    果然,也是法器残骸。

    王崎再次查看那些隐约有几分裂纹的法器。这些法器有一些甚至已经被崩掉了一部分,灵力运转的路径都缺损了,有些甚至就连符阵都不保证完整。

    但是,王崎却知道,这些法器看起来已经破破烂烂了,但是多半比自己刚铸造出来的时候还要硬一些。

    这么多年的灵脉温养,早就改变了法器内部物性键的强度与泛晶体的结构。

    但王崎仍旧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疯了一样去搞这种事?

    难道还真的有一个文明,因为某种文化上的原因,非要用一种极端低效的手段去穿梭星空?

    这个时候,王崎的三个分神齐齐皱眉。

    无声无息之中,他的三个分神身后,分别出现了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法器。总体上来说,他们都是类似于三角形的不规则几何体,身体扁平。

    通俗的来讲,他们看起来都很像是……变后掠翼战略轰炸机。

    有那么一瞬间,王崎自己都错乱了。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灵气宇宙看见这么……这么科幻的造型。天可怜见,这个世界基本就没多少生物想要遵守空气动力学的。说到底,大气这种东西,修为高了,随手就能撕开,撕出真空带来。

    不然的话,仙盟内部的流云宗也不至于存在感薄弱至此。

    这里终归是别人的主场很显然,他们有某种优势,可以很快的出现在王崎身后。

    但这却让王崎更加疑惑了。

    很显然,这些家伙也不缺穿空遁法。

    火之民自身几乎没有静止质量,对引力的感知很弱,他们很难学习或根本就不想学穿空遁法。有些文明或许也会因为体质或修法上的天然缺陷,而没有点出相关的科技树。

    但这些家伙却很明显的点出来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用?

    就在王崎思考的瞬间,那三个“轰炸机”齐齐开口,以灵力传递震动。

    “异乡者,请停止你的破坏行为。重复一遍,异乡者,请停止你的破坏性行为……”

    王崎一愣:“我很惊愕……你们居然懂得这一门语言?”

    这是曾经作为天眷遗族之间交流用的星际语言之一。虽然是机械波形式,没有考虑到火之民等没有机械波感知能力的物种,但应用也算广泛了。

    反正现在对话的双方都很明显的拥有实质的肉身,用这一门语言不存在任何问题。

    而王崎回答之后,那三架战机反而沉默了一小会。

    然后,无数细小飞刃瞬间飞散开去。这些细小飞刃,就如同鳞片一般,紧密贴合在“战机”的表层,而在王崎开口之后,它们就自动飞散下来,如同蜂群一般,对着王崎兜头罩来。

    “我觉得这肯定不是表达友好的方式!”

    王崎的三个肉身同时拔剑,剑光璀璨,划出一个圈层,逼退那些飞刃。

    他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这其实是一个甄别问题。它可以很简单的甄别出那些会说这一门语言的个体。

    毕竟,不管是对方反问一句“什么”,还是说话,都会暴露这一事实。

    而从“战机”们的反应来看,懂得这一门语言个体对他们来说,多半都是敌人。

    ——天眷遗族?或者和遗族走得比较近的眷族?

    ——这些个体都被他们归类为“敌人”了?

    王崎心念电转,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一点。

    现在看来,“其他天眷遗族手笔”就可以排除了。对于一个天眷遗族来说,把自己搞得这样举世皆敌很不明智。上一个这么搞的天眷遗族,已经成为龙皇陛下暴君威名的注脚了。大家都是两亿年前吃过大锅饭的伙伴,就算有些天眷遗族之间关系不好,也总会有些朋友的。

    但是,会这一门语言,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