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蝼蚁爬向歼星舰

作品:《幻想世界大穿越

    莲花悠悠转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矮榻上,她想要起身,身体却瞬间酸软,胸口的伤已经被人包扎好了,依稀记得自己被打成重伤后,驾驭着金环遁入了地下的一处地下河水脉之中,地下河水冰凉,加之受了重伤,很快就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了。

    现在看来,她是被人救起来了。

    莲花抬起头,仔细观察四周,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处帐篷里,她刚探起身来,就听见帐篷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个塌鼻子的墨西哥大娘走进了帐篷里,看到莲花已经醒来,欣喜的用西班牙语说:“女孩,你醒了!”

    “可汗在河岸边发现了你们,把你们救了回来。你的同伴还在昏迷中,这里没有医院……距离最近的城镇有六十多英里,还好可汗懂一点草药医术……他为你的同伴包扎了伤口。”

    莲花听得懂一点西语,但是南美的西班牙语混杂着很重的口音,所以还是有些半知半解。

    她试着用英语说道:“女士,您听得懂英语吗?”

    大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听不懂英语,但她起身喊人过来:“可汗!可汗!你救的那个小姑娘清醒了!”

    “可汗懂英语……”大娘说:“他以前在阿根廷放牧,有自己的一片牧场。他是蒙古人,来南美淘金奋斗,他会用草药治疗牲畜,所以挣了很多钱……唉!后来元首就来了!他为了躲避九头蛇的迫害,来到了墨西哥。却把家产都丢在了阿根廷,变得一无所有。”

    大娘眼睛发亮,道:“但可汗是一个很勤快的人,他才刚来快一年,就又养了一群羊。”

    一个男人掀起帐篷的帘子,走了进来。

    他是典型的蒙古人种,身高略矮,罗圈腿,留着蒙古样的八字胡,塌鼻梁,眼睛细长,但整个人敦实矮壮,别看矮小,浑身肌肉。

    他很熟练的使用英语。

    “你的同伴受伤很重!”他低声道:“我为他敷上了一些止血的草药,但他胸口的伤口太大了。伤到了内脏,必须获得更好的治疗。他的伤口很奇怪,我想象不到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这个问题莲花有些难以回答,大娘和可汗都是普通人,难道要告诉他们,丹尼尔是被人一掌插进胸口,才受的重伤吗?这未免也太考验普通人的接受能力和想象力了。

    可汗没有和莲花多说什么,他只是交代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

    莲花受的伤虽然重,但她毕竟是习武之人,又有神兵太极的保护,所以已经能站起来活动了。她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她应该在奇瓦瓦沙漠的边缘,听大娘说,这里是墨西哥边界,但离美国更近。

    最近的大城市是华雷斯,有一百多公里。

    因为靠近美国德克萨斯州,又有格兰德河流经,水资源比较丰富,所以当地以牧业为生。

    了解完附近的情况之后,已经快到午饭的时间里,墨西哥大娘正在做一种当地的食物,以玉米面做小饼,配上辣酱和磨碎的肉馅,口感很不错。可汗正在劈柴,他脱下上衣,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仿佛蝙蝠张开了翼膜一样的肋部肌肉。

    莲花注意到了这一幕,眼睛就是一亮这是锻炼的特别好的东方人才有的肌肉形态,也就是古人形容壮士使用的肋生双翼。

    属于一种异象。

    肋生双翼,并不是指肋下真的长了一双翅膀,而是蝙蝠肌特别发达,看上去就像手臂和肋骨之间长了一层翼膜一样。

    可汗劈柴干净利落,以莲花的眼光看来,已经到了一种武学的境界。

    这是劳动者长期非常专注的劳动,调动全身的肌肉,行动灵活协调,才能达到的一种类似武学的境界,需要极高的天分,一般这样的人,劳作都相当于练功,是天生的猛将才有的素质,这样的人在长时间的劳动中,学会了合理,协调的使用自己的肌肉。

    能调动全身的力量,有懂得合理的用力,力量和耐力都很前。

    甚至胜过专门练习外功的武者。

    这时候在院子空旷的地方做饭的大娘忽然注意到附近停留的一辆车,她急忙站了起来,冲着可汗而去,莲花耳力不凡能听到她和可汗所话的声音,只是大娘的语速很快,口音又重,有些听不懂。

    “可汗,那些坏种又要来了!”大娘忧心忡忡道:“你快带着客人们去附近避一下吧!”

    可汗放下斧头,擦了擦汗道:“那个受伤的男人伤的很重……不能移动!”

    大娘还是有些担心:“你是不知道红发波比的厉害……他看到我们收留外国人,会把他们杀了的!前天地里塌陷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好,肯定是他们挖的地道出了问题,现在红发波比很敏感,就像被惊扰的孤狼一样。”

    “他一定会干掉任何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外人的!”

    …………

    红发波比是一名毒贩……在墨西哥他们也可以被称为毒枭,这是专属于墨西哥和缅甸的毒贩的殊荣,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贩毒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在墨西哥,禁毒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有人总结出世界上最不应该做的三件事在美国逃税,在中国贩毒,在墨西哥禁毒。

    在墨西哥毒贩们枪杀检察官,拦截去抗议政府腐败的大学生的专车,然后把整车人屠杀掉,射杀冒犯他们的游客,并把尸体挂在大桥下面,写血书警告示众,他们谋杀支持禁毒的市长的家人,最后连市长也干掉。杀死网上骂他们的网红……

    他们有自己的军队,甚至被抓进监狱后,还能遥控自己的贩毒网络。

    巴西里约贫民窟的毒贩很有名,但比起墨西哥来,就是小菜一碟了。这里靠近墨西哥北部边境重要城市华雷斯,华雷斯又被称为世界最暴力的城市,官方数据六年来,因为暴力犯罪死亡了1.6万人……这实际只是真正数据的一个零头。

    墨西哥政府根本没有能力弄清楚真正的死亡人数,在这里失踪基本就等于埋在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

    而失踪人数是死亡人数的十几倍!

    红发波比在离莲花等人不远处的一户人家门外抽烟,他低声道:“有多少人看见地道塌陷了?”

    “不知道,老大!”他手下一个有些秃顶的矮子惶恐道:“克里奇看到了!迭戈·罗德里格斯·德席尔瓦可能也看到了!瘸腿的佛朗哥可能也看到了!还有那个刚来的蒙古人……可汗,应该是叫这个名字,他住在塞雷丝托那儿,离地道也很近!”

    手下看到红发波比已经挑眉毛了!

    更加恐惧了起来这意味老大已经开始想杀人了!

    “他们不会说出去的,老大!”矮子惊慌失措道。

    “他们不会说出去……你来保证吗?”波比吊着一只雪茄自从教父上映后,老大们都喜欢叼雪茄,那怕他们其实并不喜欢雪茄的味道,但老大可以很糊涂,暴虐,可必须有范儿!

    “这是我们朝美国佬那儿运货的最大渠道,整个地道长四十公里,分为三段,就是为了躲避该死的美国佬该死的无人机。以前我们用车分批往加州送货,一辆车最多送一英磅,还要给海关该死的一千美元好处费!”

    “我出一次货,需要几十趟车。”

    “现在通过地道,我一趟就能送完,你知道这地道花了我多少钱,它能给我赚多少钱?”波比朝手下弹了弹烟灰:“美国那边的条子已经察觉了有地道,能拖到现在多亏我们保密的好。”